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正当其时

    在通知车队把货卸到新租的档口之后,陈阳也将一切都抛到脑后,成败在此一搏,大不了,我两毛一斤搞倾销,回本总应该没问题吧。
    他不知道的是,由于他的货大批量进入市场,已经有一些批发商打算降价销售,要是真的降价太狠,弄不好他还真回不了本,甚至能不能卖出去都是问题,毕竟货太多了,谁会来买他一个新人的啊,
    眼下真的是孤注一掷,唯有祈祷老天爷下雨!
    这一忙活就是一整天,一直到傍晚时分,所有的货才全部装车拉走,过磅的总重量是两百零六吨,农场沈老板给算了一点损耗后,陈阳补了一千块钱,然后跟着最后一辆车返回市区。
    回到市场天已经黑了,市场里面灯火通明,感觉反而比白天的时候更亮一些,
    陈阳跳下车,第一时间跑到档口上去检查,两个档口都跑了一遍,还不错,干这活的都是老手,下面垫着地托,一包包的白菜呈十字交叉码放,最上面用油布盖住,防潮保温都没问题,在第三个档口,最后一趟过来的车正在卸货,陈阳看了看,和之前的一样,也没有问题。
    只是之前档口常备的那些地托和油布都不够,三个档口的铺主还帮忙从其他地方找了地托油布过来,当然这些都是要算钱的,回头等卖掉货后跟租金一起结算。
    反正有这么多的白菜在,铺主也不怕他跑了。
    将最后一块油布盖好,市场里有保安巡逻,安全性不用担心,陈阳和车队长结算完尾款,这才两腿打颤地回去,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吃了老妈留的饭,简单洗了个澡,换身衣服后躺在床上。
    尽管身体很累,陈阳却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什么时候会下雨,现在天气炎热,白菜不能存放太久,哪怕有油布盖着,温度比外面低一些,最多也只能保存四五天的样子,
    这样一算,那最晚三天后就要开卖了,人家小贩拿回去卖不完的话还要放一两天呢,总不能等快烂了再卖吧,那时候也没人去买啊。
    算算时间,自己来的时候是九号,今天是十三号,已经五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才下雨呢???
    陈阳心烦意乱地在床上翻来覆去,加上身上酸痛,怎么也睡不着,最后猛地坐了起来,
    算了,既然睡不着,那就去老爸档口上转转,帮着干点活再回来睡觉。
    去到档口上,老爸已经把货都拉了回来,并和往常一样摆好,老妈则准备开始理货。
    见到陈阳过来,陈妈先问了一句吃饭没有,陈爸则眉头一皱,问道,“你一天到晚在外面干嘛?有工作单位面试没有。”
    这两天陈阳白天不在家,晚上也没见他来档口,还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如果不是钱的事,陈爸还不会担心,毕竟这么大的人,能出什么事,问题就是扯上了钱,陈爸就怕他走上歪路。
    “吃过了,”陈阳先回了老妈,然后呵呵一笑,对着老爸说道,“还在找,投了简历在等回音,没那么快。”
    “哦,”陈爸点点头,又问道,“你买档口的事,钱准备得怎么样?剩下的部分打算去哪里借?”
    陈阳努起嘴,眨眨眼说道,“先找同学借借看,万一不行的话,看看能不能找到菜拉过来卖,……”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被陈爸猛地打断,“少打那些歪主意,真以为生意那么好做啊?你表哥去年就是异想天开,跟人合伙炒白菜,结果亏得血本无归,他亏的还是自己的钱,你手里的钱呢?都是你阿姨他们赚的血汗钱,亏了你拿什么还?”
    “打工还嘛。”
    陈阳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不等老爸发火,赶紧问道,“爸,表哥他在这里搞了五六年,应该认识不少熟客吧,怎么拉了货过来却卖不掉呢?就算亏本卖,也不至于把钱全部亏完吧?”
    陈爸把刚准备骂人的话噎了回去,顿了两秒,才说道,“他运气不好,那次广洲下大暴雨,到处都在缺货,价格一下子翻了三四倍,有的贵价菜翻十倍的都有,他看机会难得,就跟人合伙从北方进了两车货,但是因为大雨,有些路段被堵走不通,在粤北被耽搁了三四天,
    好不容易等到道路疏通,把菜拉回来,结果别人进的货也都到了,那时候满市场里大几百车的货,堆得到处都是,这样还有晚到的车进不来,就这种情况,蔬菜价格自然是一落千丈,掉得比正常时候还低,最可怜的是,那么低的价格他还卖不出去,最后两车货大部分都腐烂,连喂猪都不行,只能丢掉,”
    “唉,”说到这里,陈爸长叹一口气,“那时候烂菜太多,垃圾场都放不下,全市场加上旁边的村里都是烂菜味,管理处又不让乱扔,他还得自己找车丢到别的地方,所以啊,但凡有点办法,都别干这一行,太容易出事了。”
    陈阳张大个嘴,表哥有这么惨的吗?!
    不过话说回来,原来记忆中的那种情况,不止今年有,而是经常出现啊。
    低着头想了想,陈阳又问道,“那干嘛不在本地进货?本地也有不少农场啊,从本地进货总不会被堵住吧。”
    陈爸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不懂就别说外行话,本地货多贵?来这里进货的哪个不是精打细算,拿普通白菜冒充黄金白卖的事都能干出来,哪来那么多人买本地菜?再说你表哥的熟客基本上都是拿外地便宜货的,进了本地货卖给谁?”
    这下陈阳也不说话了,一般来这里进货的人,都会找熟人拿货,一来价格不会虚高,二来质量也信得过,这也是新人在这里不好混的原因,来这里做生意的,哪怕有熟人带,第一年也基本是以赔钱为主,至于赚钱,起码是两三年以后的事。
    除非,能遇到陈阳记忆里那种连续大雨天的情况,只要手里有货就能卖,而且是高价卖,这样才能赚到钱。
    只是,陈阳抬头望了望天,什么时候下雨啊?
    这时隔壁档口的老板又走了过来,只见他把汗衫脱掉,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搭在肩膀上,对着陈爸说道,“这鬼天气,天气预报天天说下雨,结果旱雷都不响一声,真是邪了门了。”
    陈爸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客气地说道,“天气预报能有几次准的时候,你要信他的,那才叫真见鬼咯。”
    那人正准备说话,突然感觉眼前亮了一下,顿时一愣,转头看向外面,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咦,还真见鬼了?”陈爸猛地站起身,伸出手掌感受了一下,“刚才好像是闪电吧,但也没起风啊。”
    话音还没落,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
    真的打雷了!
    陈阳一听,起身就往外面跑,来到外面路上,就看见几乎每个档口都有人走出来,有的互相议论,有的抬头望天,
    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在喊,“起风了起风了,要下雨了,准备涨价了啊!”
    “真的要下雨了啊?”
    陈妈听见,也赶紧跑了出来,只是脸色还有几分懊恼,“哎哟,前两天货都没卖完,今天就少拿了不少货,没想到突然要下雨,唉,亏了亏了,要是早两天下就好了哦。”
    陈阳看看老妈,再看看快步往外走,手里连酒杯都没放下的老爸,然后抬头望天,嘴角止不住地往两边咧开,
    这雨一点都不晚,来得正是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