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不是立flag啊

    广洲夏天的暴雨,那是说来就来,一声巨雷响过之后,只过了不到两分钟,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击打在市场上空高高的顶棚上,响起一片多重奏。
    陈阳站在档口前,看着外面的雨柱,还有来不及进入下水道,直接在路面汇集成的水流,心情格外地舒畅。
    这个时间点把握得实在太好了,早一天自己来不及把货拉回来,那些临时搬运工可不会为了一点钱给你冒雨工作,真淋感冒了还不够医药费的呢,而且就算他肯出大价钱让那些人冒雨拉货,说不定雨太大直接把菜给打烂掉,与其冒着卖不出去的风险进货,还不如直接放弃,只是交的铺租要打水漂而已,
    而晚两天呢,白菜放久了,品质肯定会受到影响,而且涨价也是需要一个过程,头一两天涨价的幅度也有限,只有当大雨不停,外面的货进不来,菜价才会成倍地猛涨,那时候去卖才会有暴利,
    所以说,真是天助我也!
    这波稳了!
    咳咳,我这不是立flag啊,只是单纯美好的祝愿,对,祝愿!
    走回档口里面,老爸他们还在谈笑风生,哪怕是刚才有些懊恼的老妈,脸上也笑开了花,这一场雨下下来,今晚的菜是不愁卖了,虽然进货少了点,但稳赚啊。
    刚才隔壁那位光膀子的老板此时也重新把衣服穿上,呵呵地笑道,“这雨要是一天来一次,那还不赚翻啊。”
    边上一个中年妇女大声笑道,“你想得美哦,有这好事,档口租金都给你翻倍。”
    陈爸也端着酒杯摇了摇头,“雨下得越大,就越不可能长久,我估计,下半夜这场雨肯定会停,接下来几天又是干热天气。”
    其他人也都轻轻点头,下一场暴雨,然后热几天,再下一场暴雨,又热几天,这几乎成了夏天天气的规律,他们也不认为这场雨能下很久。
    陈阳在一旁没吭声,只有他心里清楚,这场大雨下下来,没十天半个月是停不下来的,然后默默盘算,到底什么时候卖货才最好呢?
    明天肯定不能卖,这才一天,价格能涨到哪里去,只有等雨一直下,外面的货进不来,市内的蔬菜也被暴雨大规模摧毁,整个市场都缺货的时候,才是涨价卖货的最佳时机!
    但是也不能等太久,万一碰上表哥那种情况,简直比股票冲高的时候没卖出去,回调的时候直接被套住还惨,那可真是让人欲哭无泪,所以这个时间点一定要把握好。
    至于卖货的人手,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毫无疑问,当然是请老爸老妈还有所有的亲戚帮忙了,算上他自己,这里所有人加起来足足有十个人,三个人一个档口,一个监控一个过磅一个管账,完全足够了。
    至于到时候会不会被老爸削一顿,陈阳表示只要能赚到钱,所有亲戚都会是自己的盾牌,不怕!
    第二天,十四号,雨势稍微小了点,但没有停,非常符合陈阳记忆中的印象,市场里货量平稳,到处欢声笑语一片,
    第三天,十五号,雨量再次加大,虽然大家都赚到了钱,但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担忧,因为几乎有一半的大档口空缺,消息已经传开,广洲北边的几条主干道被冲毁,大批货车被阻拦在外,根本就进不来,几乎所有人都在担心去年大范围缺货的情况会重演。
    第四天,十六号,雨一直下,陈阳等待的时机终于到来。
    这天下午三点半,老爸老妈还有大姨一家比以往提前了将近一个小时出去拿货,但没过多长时间,所有人竟然就转回来了。
    陈阳正坐在屋里看电视,见到他们进屋,顿时心里一紧,问道,“怎么回来了?”
    老爸老妈都没说话,表哥脸上挤出一点笑容,说道,“今天货不多,先回来休息。”
    陈阳立刻问道,“市场里很缺货吗?”
    大姨父将挎包往桌上一丢,到椅子上坐下,看着他笑道,“连你都知道缺货了啊?看来这市场里缺货已经传得满天飞了。”
    大姨没好气地说道,“这还用传?现在谁家不缺货?天上就跟破了个口子一样,水不停地往下灌,整天下个没完没了,不晓得什么时候能停哦。”
    陈阳看了一圈各自坐下休息的几人,眼睛越发明亮,转头看向表哥,“现在黄金白是什么价格?”
    所有人都看向陈阳,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表哥虽然也有些奇怪,但还是说道,“黄金白只有一个档口有得卖,还是昨天进的货,老板压着卖才没卖完,价格已经去到一块五,简直都疯了,就这样还必须抢才有,那边围的人太多,根本就挤不进去。”
    这时大姨突然插话说道,“哎,说到黄金白,不晓得有没有人知道大档口那边三个档口的黄金白是谁的?这两天好多人围着那三个档口打转,偏偏菜老板连个电话都不留,所有人想买都买不了,要不是有联防队的人在,恐怕都直接开抢了。”
    大姨父将头一歪,呵呵地笑了两声,“估计菜老板是打算留着下崽的吧。”
    话音刚落,就看见陈阳捂着肚子,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嗯?这个笑话很好笑吗?
    大家的心情都不好,陈阳却在哈哈大笑,陈爸不惯他这毛病,当即将脸一板,“有什么好笑的,都这么大人了,要学会稳重一点。”
    陈阳咧着嘴,指了指自己,哈哈笑道,“我的,都是我的。”
    “什么你的我的?”
    老爸脸色更加不愉,眉头紧皱地盯着他,正准备训斥两句,却见陈阳说道,
    “刚才大姨说的那三个档口的黄金白,都是我的!”
    什么?
    屋子里五个人直愣愣地看着他,这话是听清楚了,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怎么就感觉脑子一团浆糊,完全没法理解呢?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杨勇,他上前两步凑到陈阳跟前,抓住他的胳膊问道,“你说是你的货?你在炒黄金白?”
    陈阳用力地点点头,随后站起来转身就往房间跑,不到半分钟,陈阳又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几张单子,接着往老爸面前一递,“您看看,购货合同,档口租条,这批白菜都是我进回来的。”
    老爸赶紧接过去,仔细地翻看,其他人等不及也都凑了过去,
    几分钟后,所有人才满脸古怪地看向陈阳。
    不等陈爸发火,陈阳立刻主动交代,说道,“我不是想买档口吗,然后大家都借钱给我,不过还是不够,在别的地方我也实在借不到钱,就想着能不能进点货过来卖,这样多少也能赚一点。”
    陈爸满眼通红恶狠狠地盯着他,“你就不怕赔?”
    前天才跟他说过杨勇炒货赔钱的事,没想到他竟然先斩后奏,而且从那批白菜进场的时间来看,估计他早就在打这个主意了吧,这个臭小子果然不让人省心。
    “赔不了,”陈阳此时兴奋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昂起头自信地说道,“我的进货价是一毛五,算上其他所有费用,成本也不超过两毛,要是我赌错了,大不了两毛一斤抛售,别人家卖两毛五到三毛,我只卖两毛,质量也不差,又是在市场门口不怕人看不见,肯定都能卖掉,
    而且,不管赚不赚钱,我也只会做这一次,不怕得罪同行,所以风险几乎为零,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