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开卖

    赌?
    陈爸注意力立刻集中在这个字上,眉头紧皱地盯着他,说道,“做生意是赌吗?脚踏实地才能把事情做好,你还赌,赌什么?赌下雨,还是在赌雨不停?这批货很多人都知道是三天前到的,你却一直压着不卖,就这么确定雨一定会下,而且不会停?”
    “都有,”陈阳点点头,对老爸的教训自动过滤,笑着说道,“我一直在看天气预报,虽然有的时候天气预报不是很准,但也有不少准的时候,电视上也说了,这几天有台风过境,下雨的概率很大,我这才想到炒白菜,然后电视上又说了,之前热了很长一断时间,大气层积累了很厚的水汽,预测这场雨很可能会下一个星期左右,我就想啊,反正不会赔本,那何不先压一压,看看能不能涨价,结果,”
    说着嘴角咧开看向杨勇,“刚才表哥不就说了吗,黄金白已经涨到一块五,还抢不到货,而且雨势这么大,本地菜能保住多少谁都不知道,弄不好这菜价还会往上涨。”
    大姨父立刻问道,“那你是想再压两天?等菜价再高一点再卖?”
    这话一出,就连陈爸也有些心动,更不用说其他人,去年杨勇炒货失败的那场暴雨,黄金白被炒高翻了十倍,今年这场雨似乎跟那次一样,应该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啊。
    但陈阳摇了摇头,说道,“不,今晚就开卖!”
    所有人都顿时一愣,杨勇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不等涨价啦?”
    陈阳笑道,“不等了,现在这个价格已经够高了,再高就有不能清仓的风险,而且进广的交通要道也在抢修,说不定明后天就有菜进来,到时候菜价肯定会回落,另外,这批菜也放了三天,是时候开卖了。”
    听到这话,陈爸不自觉地点了点头,面带微笑地说道,“很好,没有利令智昏,能清晰分析各种情况,这种态度一定要保持住。”
    说这话的时候,陈爸心里闪过一秒的汗颜,刚才还在教训儿子要求稳,转过来自己就差点昏头,嗯嗯,一时冲动,一定是一时冲动了。
    面对老爸难得的夸奖,陈阳笑了笑,这时大姨父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卖?”
    “别人怎么卖,我就怎么卖,”陈阳笑着说道,“你们不是没有进到货吗,那正好,今天晚上就帮我卖货,还有三姨和小姨他们,一个档口三个人,快的话,一个晚上就能卖完。”
    “那没问题啊,”大姨父哈哈笑道,“反正也没事做,我们就给你帮忙去。”
    说着就拿出手机给三姨父打电话,表哥也同时给小姨父打电话,这边把情况一说,让他们到市场门口集合,那边二话不说就同意。
    陈爸也没有多说,大档口卖货要趁早,几人重新拿起东西就走。
    撑着雨伞走到市场门口,远远的陈阳就看见一群人围在自己租的档口前,显然是没进到货,却又不甘心的人。
    等陈阳他们走近,那些人还以为他们也是来进货的,但看见其他几人往市场里面直走,而陈阳则拐进档口预留的小通道,往里面房间里走去,反应快的立刻明白过来,大声喊道,“老板,这个菜卖不卖?”
    陈阳转过身喊道,“卖,等把磅秤拖过来就卖。”
    他可没有准备磅秤,还得借用老爸和阿姨们的,他们刚才就是去档口上拉磅秤了。
    但是这帮人已经等不及,有个人大声喊道,“磅秤我去给你借,老板你给我算第一单啊!”
    说着撒腿就往外跑。
    有几个没抢先的顿时捶胸顿足,晚了一步啊。
    但转念一想,不对,很多人都知道,那天可是来了二十车货,分别进了三个档口啊,便又有人喊道,“老板,另外两个档口的菜是不是你的?我也去给你借磅秤。”
    已经打开房门的陈阳点点头,哭笑不得地喊道,“我这卖货的人还没到啊,光有磅秤也没用。”
    围着的商贩毫不在意,“没事没事,先拿货过磅,保证不少你一分钱。”
    “哎,对了,”有个人问道,“老板,你这黄金白什么价?”
    陈阳提着两把塑料椅子到前面,说道,“行情什么价,我就什么价。”
    “一块五?”
    “一块五!”
    “好,我要十,不,二十包!”
    “才二十包你急个屁,老板我先来,我要四十包,”
    “我也要四十包,老板先给我,下次还找你,”……
    喊下次还来的可不止他一个,本来很多人都还担心,这个老板压了三天,是不是想卖个狠价,尤其在有去年价格行情做参考的情况下,不少人都做好一块八甚至两块以上价格的心理准备,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再高的进货价也不怕,现在只有这些货,选都没得选,大不了加价从小贩身上赚回来就是,
    没想到,这个老板竟然没有再度提价,良心人呐!
    下次他要是还来卖货,一定买他的。
    陈阳可不管下次不下次,他反正就卖这一次,“别急别急啊,磅秤还没来呢,稍安勿躁啊。”
    ……
    刚才去借磅秤的人很快就穿着雨衣冒着大雨拖了一个磅秤过来,但陈阳还是坚持不开油布,
    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别说他跟这群人也谈不上信任,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而现场乱哄哄的,真有人拉着货偷偷跑了也不知道啊,不过倒是给了那个借磅秤的第一个名额,让他最先过磅。
    老爸他们也没敢耽搁,十五分钟不到,就用三轮车拖着磅秤过来了,而这时档口黄金白开卖的消息已经传开,陆陆续续围上来的人是越来越多,还有更多人正在赶来,真让陈阳有几分胆颤。
    幸好,市场管理处那边也得到消息,他们这两天也在为断货的事情头疼,听到三个大档口的白菜开卖,而且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立刻安排一队联防队员过来维持秩序,
    接下来,陈阳和老爸老妈在这个档口,大姨一家去了第二个档口,三姨三姨父和小姨小姨父则去了第三个档口,三个档口同时开卖。
    在大档口卖货,卖主是不负责搬货的,只需要盯着秩序,然后过磅收钱就行,陈阳站在档口前面,两只眼睛像雷达,盯着看有没有哪个搬了货没过磅或是没给钱,老爸则负责过磅称重,老妈负责算账收钱,再加上外面有联防队维持秩序,尽管来进货的人越来越多,但现场一点也不乱。
    可能是市场饥渴太严重,再加上有好几台磅秤同时过磅,晚上十点不到,三个档口所有的货都清卖一空,现场除了一堆烂叶子,别的什么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