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成交

    回到家里,老爸老妈将陈阳叫到自己房间,老妈先把钱递给陈阳,同时问道,“这么多钱,你打算怎么处理,都买档口啊?”
    陈爸则一声不吭。
    除去还掉的钱,还有给大姐他们的红包,这里还剩了四十九万多,而陈爸陈妈在工厂里干了一辈子,最后的遣散费也不过五万块钱,相当于陈阳忙活一个星期赚的十分之一,这时候陈爸也迷了,便既没有责怪他偷偷地贩卖白菜,也没说什么把钱上交的话。
    反正他也想通了,这些钱都是儿子干干净净赚回来的,而且这两天儿子的表现也都看在眼里,既然这样,就由着他去闯吧。
    陈阳接过钱随手放到地上,坐着伸了个懒腰,这才说道,“我想看看能不能还点价,如果可以的话,把这些钱都买档口,毕竟我还是看好这个市场,现在趁价格低迷的时候多买几个,以后的收益也就越大。”
    陈爸点了点头,说道,“行,你已经是大人了,既然有打算,那就去干,我只有一句话给你,以后在外面做事,凡事都要记住,一,不要犯法,二,要对得起良心,明白吗?”
    这两条是陈爷爷教给陈爸的,也是他一辈子为人处世的信条。
    陈阳立刻点头,正色说道,“我会记住的。”
    陈爸欣慰地点点头,同时心里隐隐有几分失落,这个儿子,真的长大了啊。
    ……
    钱已到账,第二天陈阳便拜托小姨,联系她那个档口的铺主,那铺主一接到电话,当即便跑了过来。
    铺主还以为是陈阳小姨要买,过来之后便笑道,“小汪,你买这个铺子肯定不会错,几年就回本,以后光靠收租金都够养老的啦,你也是包租婆咯。”
    陈阳的小姨叫汪家玉,先笑着摇摇头,“唉,我算什么包租婆,没这个福气哦。”
    随后又指了指陈阳,说道,“赵老板,不是我要买,是我侄子要买,”
    说着就给赵老板介绍,“这是我亲侄子,陈阳,阳阳,这个是赵老板。”
    “哎哟,小伙子年轻有为啊,”赵老板刚开始有点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伸出手握了握手,笑道,“那我托大,叫你一声小陈,小陈,你阿姨已经跟你说过这个铺子情况了吧,十五万肯定是血赚,怎么样,什么时候签合同?”
    陈阳笑了笑,说道,“赵老板,签合同先不急,”
    见赵老板脸色一变,陈阳举起手按了按,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是诚心要买,只不过,这个价格还要再商量一下。”
    “还商量?”赵老板顿时眉头一皱,故作不满地说道,“我这个价格已经到底啦,要不是我打算回老家养老,根本就不会出手,你去打听打听,这里的铺子哪个不是十八万起步,二十万以上的也不少见,十五万很少啦。”
    陈阳脸色不变,呵呵笑道,“赵老板,您这话就不实在了,说实话,这市场要搬迁的消息传了也不是一天两天,除了您这里,我知道要转让档口的就有七八个,您是真以为我不知道啊?!”
    赵老板脸色一僵,随即恢复正常,连连摇头说道,“哎哎,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可没有欺负人的意思,我是真要回老家,再说了,这市场搬不搬的都传言,谁知道是真是假,我看多半是假的。”
    “万一是真的呢?”陈阳耸耸肩,脸上的笑容也只留下淡淡的一抹,说道,“管理处的消息我也知道一点点,昨天晚上也跟市场联防队的彭队长打听过,最近这个月,过去问到底搬不搬的人可不少,但问题是,现在连管理处都不确定,您敢说这个消息是假的?”
    没错,连管理处都不知道会不会搬,这才是造成今年档口价格来回跳的最主要原因。
    听了陈阳的话,赵老板心里顿时一惊,这小子是有备而来啊,连这个都打听到了,其实他自己就去管理处问过,根本就得不到一个肯定的回答,这样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连管理处都不清楚,
    但他想得更深一层,或许,管理处根本就已经知道了市场确定要搬,只是为了稳定人心,才含糊其辞的呢?!
    回去之后,他是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管理处的人要坑自己,毕竟人都跑了,谁还来这里卖菜啊,
    正因为这个想法,他才急着将档口出手,否则抱着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谁傻了会卖掉?!
    低下头想了想,赵老板突然看向陈阳,问道,“小陈,既然你知道这个消息,那为什么还要买?”
    陈阳呵呵一笑,“我这不也是赌吗,您赵老板是赌要搬,那我就是赌不搬,要是不搬,我不就赚了么。”
    正如陈爸所说,谁都不是傻子,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明知道市场有可能要搬,却非要反其道而行来买商铺,正常人都会怀疑,所以陈阳干脆明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反倒更符合他这种小年轻的性格。
    赵老板眼睛微眯,歪着头看着他,“那要是赌输了呢?”
    “那就赔了呗,”陈阳耸耸肩,笑道,“做生意哪有稳赚不赔的道理,反正我还年轻,赔得起,不过,既然是生意,当然是希望成本越低越好,现在是您想卖我想买,就看能不能谈拢价格了。”
    就在赵老板正在犹豫的时候,陈阳又笑道,“现在市场上是卖的多买的少,谈不成也没关系,赵老板可以等等看,有没有人愿意十五万接手的,我也去别家问问,或许,人家开价更低呢。”
    谈判嘛,肯定不能表现得着急,一着急就坏事,还是一张一弛最好,而且万一这位赵老板不肯降价,他还真打算去找别的商铺。
    “那肯定没有,”赵老板立刻说道,“我这价格绝对最低,不信你可以去问。”
    上一秒信心满满,下一秒却将话风一转,“不过我看你是诚心要买,那你说个数。”
    陈阳笑着伸出三根手指比了个ok的手势,“十三万我看挺合适。”
    不是他不想开更低价,但再低的话,弄不好这个赵老板都要怀疑是不是在消遣他,甚至就这个价格也不可能成交,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嘛。
    “太低了太低了,”赵老板连连摇头,“今年年初还能卖个十八二十万的呢,你这砍价也太狠了。”
    陈阳也摇了摇头,说道,“年初归年初,那时候可没人知道市场要搬迁,现在都已经传遍了,说不定过几天还会掉价,或者,赵老板也可以等一等,看看有没有愿意出十五万的。”
    这一番话怼得赵老板脸色是青一阵红一阵,显然是说到了点子上,但他还是有点不甘心,苦笑着说道,“那也不能这么低啊,你再添点,再添点,这样,我给你让五千,行吧。”
    陈阳深吸一口气,抿着嘴想了想,说道,“咱们今天签合同,尽快办手续,从下个月开始租金归我,一口价,十四万!”
    赵老板看了看面色平静的陈阳,以他多年的眼光,知道这是对方的底线了,要是谈不拢,年轻人气盛,弄不好真的会谈崩,
    自己将档口转让已经挂出去过了十来天,除了眼前这位,真正有购买意向的人是一个都没有,这一错过,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去,要是市场真的要搬,到时候别说十四万,恐怕连十万都够呛,
    想到这里,赵老板也将心一横,伸出右手说道,“成交。”
    陈阳嘴角向两边咧开,伸出右手握住,“成交。”
    松开手后,赵老板摇头叹气地感叹,“陈老板厉害啊,我老赵还是第一次谈生意被逼到墙角的。”
    陈阳呵呵笑道,“这事啊,不能说我厉害,只能说是借助了天时,如果不是市场要搬迁,谁会卖档口啊,我也只是在赌,这搬迁的时候能晚一些,好让我把本钱收回来。”
    “哈哈,”赵老板哈哈一笑,也不接这个话,直接说道,“那,咱们这就签合同?”
    陈阳将头一点,“好,这就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