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一章 找条路

    大年初一,祭祖,以及关在家里看春晚重播,
    大年初二,陈阳起了个大早,带上大包小包的礼盒,驱车前往邹蓉家。
    早有准备的邹家人盛装以待,在车子还没到门口的时候,邹小军就点燃早已准备好的鞭炮,宣告邹家准女婿上门。
    压着鞭炮声,陈阳将车靠边停好,两手挂满礼物,上了二楼。
    “叔叔新年好,阿姨新年好,”
    陈阳一进门就鞠躬拜年,“大哥、嫂子新年好!”
    “好好好,”邹爸笑呵呵地点头,请他到沙发上坐下,
    邹妈赶紧倒茶端果盘,随后也坐在一旁陪着说话,
    邹蓉乐呵呵地坐在陈阳身边,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看得邹小军哈哈大笑,结果换来一个白眼。
    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而且上次也来过,该问的也问了,该说的也说了,所以这一次,气氛便和谐许多,众人围坐成一圈,颇有点一家人的感觉。
    聊了一会儿,邹妈便去准备做饭,邹蓉眼珠转了两下,跟着嫂子去给老妈打下手,而邹小军呢,让他打麻将,他能打上三天三夜不犯困,可让他陪着说话,没几分钟就开始打哈欠,眼看着对面的翁婿俩聊得起劲,索性趁机溜回房间去玩游戏,
    得,半个小时不到,客厅里就只剩邹爸和陈阳两个人了。
    邹爸干咳一声,脸上尴尬的神色一闪即逝,对着陈阳笑道,“这么说,现在广洲那边生意还挺好做的,你除了工作,不仅自己也在炒股和创业,还帮你亲戚搞了个公司,挺好的啊。”
    “其实也还好,”陈阳笑着说道,“怎么说呢,我觉得在任何时候,都有好做的生意,也有难做的生意,关键看怎么去发现,还有自己的资金、人脉等等资源能否合理调配,不过就现在这个时间来说,做生意确实是非常好的时机。”
    “唔,”邹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那你觉得,就我们南江镇这里,有没有什么项目是比较有发展潜力的?”
    “有啊,”
    虽然不明白邹爸问这个干什么,陈阳还是很干脆地说道,“做生意,无非是找到市场空隙,找准价格差异,然后就是将有的东西带到没有的地方,将先进的模式复制到落后的地方,
    相比沿海城市,我们这里消息和资源都要落后许多,如果能把大城市里已经验证过的成功经验或者是商品带回来,基本上都能成功,不过要做就要做第一个,至少也是第一批,跟风的话,风险就大了。”
    “嗯,”邹爸点点头,“那广洲有什么好的经验,或者是我们这里没有的东西是可以带过来的?”
    “这个可就多了,”陈阳掰着手指头说道,“比如说房地产,我们这边才刚刚兴起,除了县城,下面的镇上几乎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小区房,尤其像我们南江镇,连那种路边的独栋商品房也才两三栋,如果能在镇上开发个小区,不怕房子卖不出去,
    还有家装,这个是跟房地产配套的,现在我们镇上还没有一家大型的家电和家具卖场,如果能开一个这样的卖场,一开始就占据领先地位,把品牌打入老百姓心里,哪怕以后有了跟风者也不怕,又或者做建材生意,肯定有得赚,
    再就是什么灯具、太阳能热水器,乃至一些品牌服装店、西式快餐店、咖啡厅、ktv,不拘哪个行业,只要能抢先一手,基本上都不愁赚钱,”
    说着两手一摊,略带无奈地笑道,“毕竟咱们这个地方商业气氛还是太单调,而老百姓又不像以前那么穷,那些出去打工的人,带着钱回来都没地方去花,您说他们难受不难受。”
    他说的这些都是后世在南江镇验证过的例子,后来的南江镇,在众多返乡创业者的努力下,从两条十字街扩展成四纵八横十几条街道的大镇,吸引了许多周边农村的人过来落户安家,由此也造就了一批百万甚至千万富翁,
    直到那时,一直在外漂泊打工的陈阳才知道,原来小小的南江镇,竟然也会有这么多的有钱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看着陷入沉思的邹爸,陈阳想了想,问道,“叔叔,您问这个,是包装厂想拓展业务,还是……”
    后面半句他没说出口,但邹爸也能明白,
    当即摇着头苦笑道,“唉,也不怕你笑话,反正蓉蓉她哥的事,镇上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我就老是在想啊,现在我还能干得动,能撑起这一大家子,要是哪天我干不动了,他一个四体不勤的人,该怎么养活自己,养活老婆孩子啊,
    所以刚才听了你说广洲的事,就想着能不能帮忙出个主意,给他找条路子,看看有什么生意是他能做的,”
    说着又拍了拍腰包,呵呵笑道,“最好投资不要太大,就我这点棺材本,也经不起太大的折腾咯。”
    “哦,明白了,”
    陈阳低头想了想,说道,“叔叔,军哥的为人您也了解,怎么说呢,如果要是您亲自出马,有个生意我觉得很有钱途,”
    说着嘿嘿一笑,三根手指头搓了几下,“这个钱的钱!而且投资也不大,起步投个十来万就够了,后面也不怎么需要追加投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年挣个五六百万,应该不成问题。”
    “啊?”邹爸一听愣了,呆呆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怀疑,“十年五六百万?那不就是一年五六十万?”
    “不一样的,”陈阳摇了摇头,笑道,“十年赚这么多,是由少到多,一开始的话肯定没有五六十万,但等稳定之后,应该差不多能到这个数字,而且只要您有胆量,敢把赚的钱又重新都砸下去,说不定一年能赚上百万!”
    听他这么一说,邹爸更不信了,指了指脚下的地板,“我说的可是南江镇,不是广洲啊,就这里,什么生意能有这么好赚钱?你知道不,”
    说着又指了指屋后,“就我们单位,这个包装厂,一年忙到头,发了工资奖金,留给厂里的利润还不到十万块,虽然包装厂算不上什么大单位,但总资产也有上百万,你刚才说只要投十来万,就能一年赚五六十万,你确定是正经生意,不是什么歪门邪道?”
    一个是上百万的资产,利润却不到十万,一个是十来万的投资,却能有几倍的利润,简直没法比啊!
    本来邹爸对陈阳的印象一直都还挺不错的,这个时候听他这么信口开河,不禁有点怀疑了。
    面对邹爸质疑的眼神,陈阳非常肯定地点头,“对,就是在南江镇,而且初始投入只要十万,保您一年回本,说不定当年就能盈利,最晚也能在第二年盈利,做得越大赚得越多。”
    邹爸深吸一口气,看着他问道,“好,你说说看,到底是个什么生意,竟然能这么赚钱?!”
    陈阳嘿嘿一笑,嘴里吐出几个字,“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