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三章 钱不凑手

    要去广洲才能做?
    邹爸稍微转过身子,问道,“那是什么?”
    陈阳嘿嘿一笑,“做包租公!”
    邹爸不禁一愣,“包租公?”
    “对啊,”陈阳点头笑道,“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往城里涌,不管是农民工,还是规模日益扩大的大学生群体,绝大部分都会留在城市里发展,
    如果是进工厂做工还好,好歹还有宿舍包住,但在市区里面,哪有那么多包住的工厂,尤其是在写字楼里办公的那些公司,更不可能安排宿舍,所以大部分人都要自己解决住房问题,一个城市里有几百万人的流动人口,这得是多大的一片市场!”
    邹爸轻轻点头,的确,这个项目确实只能去广洲才能做,南江镇可没有什么外来人口,本地的房子都还住不完呢。
    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让他去广洲,租别人的房子,然后改造成出租屋放租?”
    在他想来,陈阳总不可能让他们家掏钱买房,然后当包租公吧,也就只有当个二手房东才有可能。
    “对,”陈阳点点头,说道,“广洲市区有一百多个城中村,尤其是在粤秀和天和那边,村子都紧挨着繁华商业区,只要有房就不怕租不出去,
    不过那边的房子也不好租到手,只能找稍微远一点的,但只要交通便利,最好是地铁线沿线,就不怕不好租,到时候军哥可以先租一栋民房,再对民房进行改造后对外出租,多了不敢说,一年赚个五六万应该问题不大,以后随着房租上涨,这个利润也会越来越高,
    而且这还只是一栋楼,如果多找几栋,呵呵,弄不好比您在家里开幼儿园还赚钱!”
    他今天跟邹爸说的这两个项目,都是有成功例子的,幼儿园的刚才说了,就这个包租公生意,万静后来的老婆家里就有几个亲戚在广洲合伙做这一行,
    刚开始他们本钱不多,就四五个人合伙凑钱,租下一栋楼后改造放租,结果不到四年,就变成了一家一栋楼各自单干,
    再后来最多的那个,一个人手里就握了八栋楼,如果不是后来广洲搞城中村大改造,生意空间越来越小,加上他们的能力也有限,不懂搞规模化正规化经营,只会靠自己奔波找客收租,勉强维持着原来的局面,不然生意还要做得更大。
    可惜,当陈阳从万静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广洲这边的村屋资源已经被瓜分一空,就连非常偏远的郊区也已经有人为了一点薄利在做,想插足都没了机会,
    至于现在嘛,正是喝头啖汤的时候,只要进去就是大赚。
    听完陈阳的话,邹爸哑然失笑,“还多找几栋楼,就他那样子,能管好一栋楼就不错咯,”
    顿了两秒,又点点头笑道,“当个包租公,风吹不到雨淋不到,一天到晚守在屋子里都行,甚至人在不在也行,这个行当确实挺适合他的,行,”
    说着伸手拍了拍陈阳的肩膀,哈哈笑道,“回头我找人打听一下,要是真的能成,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他没打算请陈阳帮忙找房源,如果事事都要靠他,以后邹蓉嫁过去,还怎么硬得起腰板来,娘家就算不能成为女儿的靠山,最起码也不能成为她的拖累吧。
    “哎哟,言重了言重了,”陈阳赶紧摆手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算不得什么。”
    “哎,话可不是这么说的,”邹爸正色说道,“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你明明知道这么好的项目,自己不做,还能主动告诉我,以后小军要是能自立,就全靠了你今天这番话,怎么能不算人情!”
    说到这里,邹爸脸色微微一变,带着疑惑问道,“在家里开幼儿园也就算了,你自己也在广洲,怎么没想过搞出租屋生意呢?到时候请几个人帮你,也耽误不了你其他事吧。”
    陈阳哈哈一笑,说道,“这个我也有计划了,不过我不打算做城中村的低端市场,正好我现在的公司也是做房地产经纪业务的,我想等累积一点启动资金,直接自己买地或买楼改造,做高端公寓项目,那个发展潜力更大一些,而且更好管理。”
    “哟嚯,有志气,”邹爸立刻竖起大拇指,哈哈笑道,“那到时候你不就成了开发商兼出租商了!”
    老丈人夸自己,该怎么接话呢?
    陈阳不懂啊,就只会呵呵呵地尬笑了。
    这时邹蓉从厨房走了出来,随口问道,“你们在笑什么啊?”
    又左右张望,“咦,邹小军呢?”
    正在屋里的邹小军听到自己的名字,立马从里面走了出来,“喊我干嘛?”
    邹蓉眼睛一眯,眼见着杀气往外冒,
    我男人登门拜年,你竟然躲在屋里打游戏???
    竟然敢瞪我?
    邹小军刚准备恶狠狠地瞪回去,却听见老爸在那边叫道,“小军,等下你要敬你妹夫三杯酒啊。”
    啊?
    邹小军满脸愕然,我就进屋打了两把cs,发生什么了吗?
    接着邹爸将刚才陈阳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这边先找人打听消息,回头等小家伙出来,小娟坐完月子,你就给我到广洲去,”
    说着还恨铁不成钢地指了他两下,“你就跟我争点气,要是连收租都不会,干脆我送你进福利院算了!”
    邹小军脸色一垮,大过年的,要不要说这种丧气话啊。
    而邹蓉则两眼放光,凑到陈阳身边坐下,笑着说道,“所以,爸你要开幼儿园,然后老哥要去广洲包楼当包租公了吗?”
    直到这时,邹爸才忽然反应过来,我什么时候要开幼儿园了啊?
    刚才好像没说过这句话吧?!
    可再仔细一想,陈阳说的也没错,无非就是租栋楼搞装修,再招几个人,去申请个营业执照的事,以他的社会关系,这点事不难办,也耽误不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那就,试试?
    可是,
    邹爸脸色有点为难,转头看向陈阳,“小陈,在广洲那边租一栋楼的话,大概要多少钱的启动资金呢?”
    陈阳默默算了一下,说道,“租楼要押金和租金,然后还有装修费用,大概要个十来万吧。”
    他是按十年后的价格倒推的,那时候城中村的房租比现在贵了差不多两三倍,人工和建筑材料也差不多的样子,还记得万静的老婆说过,她的亲戚起步就是凑了三十万,那打个折扣,十来万应该够了。
    “十多万啊,”邹爸轻轻摇了摇头,叹了,“我干了一辈子,也就攒了十几万,看来这个幼儿园暂时是开不成了,先让小军去广洲那边把生意做起来,等回本了再说吧。”
    在他心里,还是儿子的事情更重要,其他的都可以往后靠,甚至只要儿子能站起来,别的做不做都没关系。
    陈阳眨眨眼,原来是钱不凑手,
    也对,邹家的家底和他猜想的差不多,同时启动两个项目,确实很困难,
    想了想,便冲邹蓉使了个眼色,扫了她哥一眼,手指指指她,隐蔽地轻轻搓了两下,
    邹蓉先是一愣,接着又有些犹豫,对着他眨眨眼,装作不明白的样子,
    可看到老公眼睛一瞪,她不禁瘪瘪嘴,扭扭捏捏地对着老爸说道,“那个,爸,你的钱留着开幼儿园吧,我这里还有一点,邹小军的钱我先垫,等他赚钱了再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