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夸张了啊

    这话一出,邹爸和邹小军都愣住了,一起看向邹蓉,
    顿了两秒,邹爸看看陈阳,再看看她,眉头微微皱起,
    你猜我信不信?!
    这时陈阳赶紧笑道,“叔叔,是这样,蓉蓉她平时也不怎么花钱,所以把工资都存下来,加上以前在大学里勤工俭学赚的钱,交给我帮她投资,今年我帮她买股票赚了不少,大概有个七八万,回头可以先给军哥做启动资金,到时候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一点,反正都是一家人嘛,借点钱也不影响什么。”
    从刚才邹爸没让他帮找房源,陈阳心里就有点猜测,所以才让邹蓉出面,至于为什么不说多一点,只说个七八万,还不是因为邹蓉的工资太低了,就她那点工资,说个七八万都已经很夸张了好吧。
    邹爸看看咧嘴尬笑的女儿,再深深地看了陈阳一眼,笑着点点头,“好,那叔叔就不客气了。”
    既然陈阳愿意帮忙,给儿子出钱做生意,那么,家里这个幼儿园,以后就留给女儿吧!
    正好两份产业一人一个,看来这个幼儿园得多花点心思,也好给女儿挣下一份嫁妆啊。
    陈阳一看他那眼神,就知道邹爸肯定是明白了什么,便呵呵笑了两下,不吭声了。
    反倒是邹小军满脸好奇地看着他,“哇,一个月两千块的工资,买股票还能赚七八万,而且才半年多,什么股票这么赚啊?!”
    邹爸瞟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决定对他放弃治疗,想想自己也算是一世英名,怎么就生出个缺心眼的呢?!
    陈阳张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幸好这时候嫂子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碗筷,他赶紧起身走过去,“嫂子慢点儿,我来。”
    吃饭咯,
    以前就听邹蓉说过,她爸和她哥都是海量,尤其是邹爸,由于常年在外面跑业务应酬,最多的时候一顿能整两斤白酒,
    所以今天陈阳是做了舍命陪君子的准备,
    有几个准女婿登门,没被灌醉过的?
    不过,今天这顿酒有点不同寻常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提了两个建议,又热心帮忙借钱的缘故,邹爸竟然没有灌他酒,端着个杯子碰杯都是浅尝辄止,
    老爸不动,邹小军自然也不会轻举妄动,乐呵呵地在一旁陪着,还在小声跟老婆说以后要去广洲的事,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嫂子的性格和邹小军相差无几,都是个没心没肺的,一听要去大城市做生意,完全没有什么将会有母女分别的离愁,脸上满是跃跃欲试,
    至于邹妈,她也沉浸在自己有可能要当幼儿园园长的震惊里,除了招呼陈阳吃菜,别的是什么都顾不上,
    于是就在这种颇有几分诡异的气氛当中,陈阳无惊无险渡劫成功,正式坐实邹家女婿的身份!
    ……
    吃过午饭,邹蓉便带着老爸提前准备好的礼品,和陈阳一起,上陈阳家登门拜年,
    陈爸陈妈热心招待自不用提,相比在邹家时的忐忑不安,这边的气氛就平稳许多,毕竟是早半年就见过面,而且还经常相聚的,陈爸陈妈早就认同了邹蓉儿媳妇的身份,自然是风平浪静水波不兴,
    不过坐了不到半个小时,一家四口便又出门,去汪家村给外婆拜年,
    到了汪家村,三姨和小姨两家人早就已经到了,见到邹蓉过来,一个个都开心得不得了,
    虽然在广洲时就确定了关系,可在老一辈人心里,没有带回家见过长辈的,都不算正式关系,
    眼下都去双方家里见过面,现在邹蓉又跟着陈阳来给外婆拜年,以这边农村的习俗,可以说把邹蓉视为陈家人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也许就差一桌喜宴了。
    对,在这边,喜宴的作用比那纸婚书的重要性还要大,老一辈的人也就认这一套,甚至到现在,村里都有不少只办了喜宴,却没有领证的年轻人,在老规矩的看护下,比领了证的还管用,反而是那些没办喜宴而只领证的,村里的认同感却不多,有些长舌妇还会在背后指指点点。
    对于邹蓉的到来,最开心的还要数外婆,
    只见邹蓉一进门,跟着陈阳说了声外婆新年好之后,老太太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金镯子,笑呵呵地就往邹蓉手上套,“哎哟,好标志的女娃娃,来,试试合不合适,
    哎呀,正好,好哦好哦,合适就戴上吧!”
    邹蓉看看手腕上沉甸甸松垮垮,只要手臂下垂就能掉下来的金镯子,顿时不知所措,本能地扭头看向陈阳,
    却见陈阳冲她点点头,“还不快点谢谢外婆。”
    陈阳也有点无奈,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啊,而且这事上辈子也没有过。
    邹蓉立刻回过神来,赶紧对着外婆又鞠了一躬,“谢谢外婆!”
    另一边,堂屋里坐着的众人都有点傻眼,下一秒便开始嘀嘀咕咕,
    三姨碰碰大姨,小声问道,“大姐,姆妈什么时候买的这么大的金镯子?这有点夸张了啊!”
    大姨也一脸懵,“我哪里知道,这个老太婆怎么这么有钱的?平时我们几个也没怎么给她钱啊。”
    说着看向陈妈,“老二,那镯子是你给的?”
    她以为是陈妈先买好了给老太太撑面子的。
    陈妈也是一脸发懵,“没有啊,而且一般我也不给她钱,每次来顶多提点东西,何况去了广洲之后,除了过年就没来过,谁晓得她是怎么攒下的?哎,是不是国强给的?”
    三个阿姨一起点头,“嗯,有可能!”
    方国强是陈阳的表舅,外婆亲哥的儿子,和汪家人走得特别近,他本来是个退伍老兵,退伍后在政斧部门干过一段时间,后来下海经商,在陈阳发迹之前,算是方汪两家最有钱的人,而且老太太特别疼他,他也跟这个唯一的姑妈特别亲,每次过来都会给红包,少则两百多则五百,有可能是老太太一点点攒下来,用那些钱买的。
    与此同时,大嫂也在汪洪耳边嘀咕,“老娘上门,老太太什么都没有,就给了个两百块的红包,小勇的女朋友去年上门也是两百,这个镯子不说两万,一万块肯定要,两百对一万,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汪洪也很无语,看了老婆一眼,再看看正笑得开心的外婆,和那只金灿灿的手镯,有句槽不知该从何吐起,
    我才是姓汪的好吧!
    老太太可不管别人那么多,拉着邹蓉的手,坐到一起说着话,
    陈阳在一旁摸着脑门有点头疼,好家伙,以前老太太偏心点也没啥,这回确实玩儿的有点大了啊,别的人还好说,都在广洲一起赚大钱,不差这一点半点,可汪洪那边就不一样了,就这么只金镯子,能让大哥家那位馋死。
    不过还好,三个姨父都笑呵呵地没出声,杨勇也不在意,他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计较的人,可能是其他人都没站出来说话,又是大过年的,汪洪有气也只能憋着。
    其实正常来说,老太太应该是偏向汪洪的,毕竟汪洪姓汪,算是汪家的后人,以前也确实是这样,虽然汪洪性格不讨人喜欢,但老太太依然把他摆在跟陈阳一样的位置,甚至还超过一点。
    只不过后来汪洪谈女朋友的时候,提前就说了要去隔壁老婆那边的镇上安家,因为那个镇更大,在西江县规模仅次于县城,而且那里有工厂可以做工,比留在村里种地强,
    但在老太太看来,这不就成了上门女婿?当时气得不行,连带着新媳妇上门,也只是随便给了个红包了事,再加上后来生了孩子,汪洪又连招呼都不打,就给孩子登记了姓杨,
    这下可好,原来的心头肉彻底变成了垫底的,现在孙子这一辈,老太太最不喜欢的就是汪洪,他也跟汪家来往更少,除了过年来两回,平日里基本上不怎么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