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28章,冰释前嫌

    暮川明白季修璟的感受。他轻声笑着:“修璟兄,别说你没发现小福寿是个小子,就是我们也没发现。之前它身边还有许多蛋,我们都以为它年纪太大了,所以排卵小,产的蛋也小,以为那些蛋无
    法孵化,还偷偷给它换成了可以孵化出小乌龟的蛋。”
    季修璟听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暮川也笑:“你看,我们也做过这样的蠢事呢。其实没关系的,老神仙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都是正常的,别人不会笑话你。”
    季修璟比暮川大两岁,又是君。
    被君这样哄着,季修璟更不好意思了。
    他努力收敛情绪,从被窝里一点点爬起来。
    暮川问:“吃夜宵吗?”
    季修璟回头看了眼躺着不动的赞誉,点了个头:“好。”
    暮川让人把夜宵送进来。
    季修璟胸口还在疼,不好挪动,暮川亲自帮他支起了床桌,这让季修璟感动不已。
    知道他爱吃素,所以给他准备了素馅儿的饺子,配上好的茗茶。
    季修璟吃的满口生香。
    暮川陪他吃完,又聊了会儿,让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季修璟躺在床上,闭着眼,想着自己跟福寿说的那些蠢话,还有福寿拼命吐他口水要咬他的样子,他自己都被自己蠢哭了。
    夜色越来越深。
    季修璟在床上练习吐纳,感觉身体舒服了些,就下床来到了窗边。
    每每雷劫之后的天地间,灵气都特别充沛。
    他闭着眼,默默练习吐纳,直到天边泛起一层金红色的边,日出就要起来了。
    他睁开眼,关了窗,缩地千里回了储秀宫准备家伙,再缩地千里回来。
    他在大门口贴了一张纸:取蛊中,勿扰。
    糯糯醒的早。
    洗漱后第一时间冲到餐厅,等了五分钟不见人下来。
    宫女匆忙赶来:“殿下,现在只准备好了小馄饨跟鲜虾粥,您要吃吗?”
    “要的。”糯糯:“为什么今天还没人下来?”
    宫女小心翼翼:“现在才六点……所以……”
    糯糯挥挥手:“我知道了,我上去吃,你们一会儿给我送上门,手术室门口。”
    宫女:“是。”
    糯糯赶紧往楼上去。
    一口气冲上来,看见门上贴着的字条,她既紧张又期待。
    季先生这么早就来啦,太好了。
    糯糯在门口的沙发上坐着,耐心等着。
    早餐很快送上来,她就大口大口地吃着,心里不断祈祷:赞誉一定没事,赞誉一定没事的。
    糯糯早餐吃完了,又顾自坐了四十分钟。
    家人陆陆续续结伴而来。
    于是除了姜丝妤去开早会,余下人,都在等。
    糯糯眨巴着大眼睛,看见人群中多了个很精神的小帅哥,还是海岛风的,那小麦色的肌肤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海浪、冲浪板。
    百里栀柔看出她的疑惑,上前极小声凑在她耳边,把事情说给她听。
    糯糯瞪大眼睛,一副受惊的样子,随即白胖的小手捂着嘴,咯咯咯咯地笑起来。
    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季修璟推开门后,就站在门口,晃了下手中的小玻璃瓶:“取出来了。不过他需要好好休息,什么补脑的鱼头汤,深海鱼子,能喂的就给他喂吧。第一顿不要喂太多,他胃
    饿了很久,一直是营养液支持着的。”
    糯糯快步跑上前,冲着季修璟深鞠躬:“多谢季先生!”
    季修璟笑:“应该的。”
    糯糯回身站好,大声且认真道:“季先生,您别灰心,我一定一定帮您找一个配得上您的好女人!”
    全场:“……”
    暮川:“咳咳,糯糯,你去看下赞誉。”
    糯糯拔腿就跑了。
    暮川上前,望着季修璟尴尬的模样,讪然一笑:“小孩子,咳咳,童言无忌,别放心上。”
    季修璟也跟着讪然一笑:“不会,她也是好心。”
    季修璟取完虫子,就缩地千里回了储秀宫。
    他临走前,说自己要闭关一段时间。其实大家都明白,他是想要缓解尴尬,尤其是小福寿这么一个小帅哥,高高大大的站在这里,个头跟小栋一般了,双眼炯炯有神的,季修璟怎么都觉得无法与小福寿有任
    何眼神上的交流。
    他在储秀宫憋了两天。
    第三天的时候,陈坚夫妇带着小栋跟小福寿一起上门来了。
    季修璟说了是闭关,可是人家来到他套房门口,口吻虔诚地求见。
    季修璟只好过来开门。
    可一开门,就见到了传说中珍贵稀少的龙鳞竹。
    一排排的竹子,被种植在一个两米长的花盆里,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风。
    季修璟挪不开眼,他爱死竹子了!陈坚笑:“季先生,小栋之前在丛林里捉拿司徒婧,多亏了您的符纸才得以保命。作为父母,我们无以为报,听闻先生喜欢竹子,就托人寻来了这种竹子,不知道季先生可
    喜欢?”
    “喜欢喜欢!”季修璟这下可不好意思了,忙把他们引进去:“过来坐,过来坐,我给你们烹茶。”
    陈家一家四口进了屋。李萌琦笑:“我们明天就回B市了,今天无论如何要来跟您表达一下感谢。还有小福寿,我们已经认他做干儿子了。之前季先生与他有些误会,我们刚好也趁着今日,就把
    误会化解了,这样日后相处也自在些。”
    小福寿这段日子,在储妤宫学了很多很多规矩。
    他规规矩矩站着,对着季修璟认真作揖:“季先生好!陈福寿见过季先生。”季修璟笑:“你也好,坐吧。这件事说来怪我,唐突草率了。动物但凡修到500岁必有一雷劫,我那日在御花园意外见他灵力外露,浑然天成,就知道他快修成了,下意识
    想着,我刚好缺个媳妇。唉,是我唐突了。”
    大家坐下,喝茶聊天,说说笑笑。
    季修璟时不时起来去摸摸竹子,再回来跟他们聊天。
    时光变得轻慢,季修璟跟陈福寿的有意也升级为兄弟情了。
    储妤宫。
    倪嘉树陪着父母坐在御花园了晒太阳。
    福寿的龟圈如今收拾出来了,只是暂时也不知道要养什么宠物了,于是就空置了。
    倪子昕:“你干嘛一直皱着眉头?”
    倪嘉树看着电脑:“庞飞飞的离职申请,已经交了5天了。”倪子昕困惑:“她不到退休年龄,为什么要离职?早退的话,每年退休金也会少很多,也不会再有红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