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36章 为什么我的画出现在画展上

    第1436章 为什么我的画出现在画展上
    明绿萝沉默着,微微皱眉,周围议论声纷纷,明绿萝却像是听不见那般,只是将目光看向盛云帆。
    身上穿的衣服是盛云帆给自己,只有盛云帆清楚那件衣服的来路,明绿萝根本无法为自己辩解什么。
    “明绿萝身上穿的衣服是假的,那你的意思是说,是我买的是假货吗?”同样沉默着的盛云帆站出来说道。
    “当然,当然不是那个意思。”那画手原本是一口一句帮穆真茹说话的,可是明绿萝一声不吭,反倒是盛云帆亲自下场开始撕起来。
    画手敢欺负明绿萝,可是根本不敢去找盛云帆的麻烦,当下画手只能尴尬的将目光投给穆真茹,希望穆真茹自己开口解释几句。
    穆真茹发现明绿萝可真是克制自己,在明绿萝不曾出现的时候,穆真茹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一直都是享受着那些画手的恭维,可是现在突然一切待遇都在悄悄转变,盛云帆主动开口,根本是半点穆真茹的脸面都不给。
    “现在不管是用什么渠道,看来都是不管用的,假货真是猖獗。”
    “盛少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敢把假货卖给您的,看来是我不小心中招。”穆真茹站出来脸上强挂着微笑说道。
    穆真茹其实一早就知道自己身上穿的这件是冒牌的,那件白色礼服正品售价需要几百万,难道自己是发疯吗?花几百万去买一件衣服?而且哪怕自己愿意花那几百万,那件衣服都不一定是自己,毕竟是限量版的,足以引起很多名媛的争相抢购。
    只是穆真茹怎么都想不到那件衣服的正品,居然是让盛云帆买下,并且买下以后是送给明绿萝的,明绿萝可真是都要和自己抢呐!
    “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有什么重要的?”
    “各位可不要忘记来到画展是做什么的,我们是要欣赏艺术的。”
    “真茹的画,真是越发的充满味道,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不出几年说不定可以成为世界级画家,真是为锦都为自己国家争气呐!”
    现在说话的是尔莎·瓦伦,尔莎·瓦伦较为朴实,对于所谓的奢侈品并不感冒,尔莎·瓦伦只对才能感兴趣。
    “就是,哪怕穿着很贵的衣服能怎么样,都不是自己赚的钱,只是靠老公而已!”
    “要是比才华,穆真茹吊打明绿萝十条街!”
    见尔莎·瓦伦帮着穆真茹说话,几个画手再次开始附和起来。
    明绿萝原本有些缓解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而穆真茹在听到尔莎·瓦伦的话,手紧紧的攥成拳,显然是非常紧张。
    正在穆真茹想着要不要转移话题的时候,明绿萝已经朝着尔莎·瓦伦方向走去。
    “尔莎·瓦伦女士,您好,请问刚刚您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明绿萝铁青着脸问。
    “怎么?是要仗势欺人吗?刚刚那些话都是肺腑之言!”
    “或许比起家世真茹是不如你的,可是要说比起文采,比起画画的天赋,真茹完全在你之上,不要总用世间的俗物来衡量!”尔莎·瓦伦丝毫不惧的说。
    “不,不是的,想要问您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什么叫做真茹的画?穆真茹的画在哪里?”明绿萝觉得奇怪的说,明绿萝前段时间在穆真茹家中画画,穆真茹最得意的画作是什么,明绿萝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画展当中那幅画根本不曾出现,不但如此,出现的反而是自己的画作,那让明绿萝不得不怀疑起来什么。
    “明绿萝闹够了吗?衣服的事已经和你解释过,实在不行私下再和你道歉,现在请你离开,可以吗?”穆真茹眼看着情势越发不能控制起来,只能走到明绿萝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劝说起来。
    “怎么这样呐?那个明绿萝怎么那样不讲道理?”
    “可不是嘛,穆姑娘可不是故意和她穿一样的衣服的,要是想要责怪,那应该怪卖假货的,为什么扯着穆姑娘不放?”
    明绿萝冷冷的望着穆真茹,原本明绿萝将穆真茹当做自己的老师,可是最近发生不少的事,让她觉得自己根本一点都不清楚穆真茹。
    换做其他的事情,明绿萝可以忍让,毕竟明绿萝原本就是不爱争抢的性格,可是那是自己的作品,明绿萝必须抗争到底。
    当下,明绿萝直接一把挥开穆真茹的手,然后迈着坚定的步伐都在那副男士背影图面前。
    “穆真茹,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画出现在画展上,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为什么身为创作者却丝毫都不知情?”明绿萝语气坚定的质问起来。
    话音落下那一瞬间,场下的空气像是凝结一般。
    谁都不曾想到明绿萝居然说出那样的话。
    明绿萝话中的意思难道是说穆真茹盗用她的作品吗?
    要知道对原创来说,那样可以最严重的的忌讳!
    一时间,怀疑的,迷惑的目光通通落在穆真茹的身上。
    穆真茹死死的咬着牙,咬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
    穆真茹想过多种变数,唯独不曾想到画展中明绿萝居然出席。
    可是眼下让穆真茹当众承认自己偷拿明绿萝的作品来参加画展,那是万万做不到的,穆真茹那样的爱脸面,当众承认,简直是打自己的脸。
    那样想着,穆真茹的嘴角勾起一抹尴尬的笑容,缓缓说道:“绿萝,抱歉。”
    ……
    “穆真茹是承认偷袭别人作品吗?”
    “不是吧,真的假的!”
    在群众喧闹起来时,穆真茹继续说道:“抱歉都是我的错,喜欢盛少是我的错,可是那你不能随意污蔑吧。”
    “那副画是我一人画的,是我一人完成的,于你根本不存在半点关联呐。”
    “而且刚刚从你口中说出的话真是可笑,请问在艺术的领域有什么成就?值得让我偷拿你的作品?”穆真茹幽幽的问。
    明绿萝让穆真茹的话问住。
    明绿萝从前不曾将自己的作品拿到公众面前,名气自然不如穆真茹,可是自己说的都是真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