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一口面再一口面

    武馨安取了小碗,筷子夹了一碗双手放到付氏面前,付氏见状皱眉道,
    “我们这样的人家,不是那下里巴人,要弄个肚儿溜圆,大户人家无论盛饭又或是盛面都不可全满,至多装上七分,五分才是最好,你这么满满一碗,当是饿死鬼投胎呢!”
    “嘻嘻……”
    一旁的武媛祯与武莲祯见武馨安挨了训,都捂着嘴儿笑了起来,小程氏忙偏头柔声训道,
    “二姐儿和三姐儿不可笑话姐姐!”
    她说这话时面带微笑,语气温柔,哪里是训斥两个小的,分明是自己也跟着起哄看笑话,武馨安见这情形,心中冷笑,
    “哼哼!怎得……这就是事儿来了?”
    早知晓她们迟早要寻机会折腾自己,没想到这第二日便老的大的还有小的就一起上阵了,武馨安如何肯吃她们这一套,她可不是那唯唯诺诺,初见世面心头怯懦的小丫头,闻听得付氏所言,便也跟着嘻嘻一笑应道,
    “祖母说的是,这碗确是满了……”
    说着就着手里的筷子便夹起一大口来,猛得送入了自己的嘴里,
    “呼呼……”
    这厢进了嘴里,还吸溜一下,嘴里嚼了几嚼,看了看碗里的,
    “祖母这下子差不多了吧!”
    说罢双手恭恭敬敬的放在了付氏面前,再看那付氏一张老脸立时变了颜色,便是一旁的小程氏也是被武馨安这一手弄得一时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应对,两个小的更是瞪大了眼,付氏一张脸气得通红,怒而将手中的筷子往桌面上一拍,
    “你……你这野丫头好生没有教养,怎敢将自己用过的再给长辈!”
    她分明瞧见这丫头吸了一口,还咬了一下,这……这还怎么吃!
    武馨安眨着大眼儿想了想道,
    “祖母说的是,这碗面我已是吃过了,确是不能给祖母吃了,还是我自己吃了吧!”
    说罢,也不等付氏反应,就又端了碗,唏哩呼噜的吃了起来,那碗只有拳头大小,装满了也不多,武馨安前头一口,后头一口便吃了个一干二净,吃罢冲着一旁伺候的婆子点头赞道,
    “妈妈们的手艺果然是好!”
    婆子们见着老夫人铁青的脸色,没一个敢当大小姐的夸,纷纷垂下头去不敢应声,武馨安吃了一碗,又取了一个干净的碗,再装了一小半双手放在了付氏的面前,
    “祖母请用!”
    付氏如何还能吃得下去,只怒瞪着眼前的一碗面,半晌不动筷子,武馨安有一小碗面下肚,肚子里的饥火没那么燎人了,却是面不改色的退到后头,好整以暇的等着,一旁的小程氏见自家婆婆首战告败,忙挺身出来解围,这厢笑眯眯夹了一块烧香菇到付氏的碗中,
    “婆婆,您老人家用用这个,如今这月份正是食鲜菇的时候,这是今儿一早在市集里买的……”
    付氏得了个台阶下,脸色稍微,吃了一口香菇点头道,
    “果然鲜美!”
    小程氏转头又冲着武馨安道,
    “安安,这里有一道油煎鸡,乃是你祖母最喜欢吃的,你来为祖母夹一块……”
    武馨安应声上前,见那鸡肉做得色泽金黄,闻起来香气四溢,用夹了一块放在付氏的面前,
    “祖母请用!”
    付氏哼了一声,吃了一口却是对武媛祯和武莲祯道,
    “今日这鸡做的外酥里嫩,肉质嫩滑,你们也吃一块!”
    “是,祖母!”
    两个小的夹了一块吃了,便齐齐放下了筷子,付氏见状点头赞道,
    “好好!虽说食物好吃,但切切不可贪食,这才是大家闺秀的气派!”
    这话是说两个小的,却是讲给武馨安听得,两姐妹都点头称是,却是齐齐拿眼儿去瞄武馨安,武馨安立在后头,都没拿正眼儿瞧她们一眼,只一双眼紧紧盯在桌上的菜肴上,二人心中暗骂,
    “这人脸皮真厚,祖母用这法子根本就是对牛弹琴,依我瞧着还不如让人打她一顿板子呢!”
    这样粗鄙无礼之人,如何能教得出来?
    这一顿饭吃得慢条斯理,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付氏与小程氏一面吃一面讲,这是有心想给武馨安一个教训,却是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慢说是站着伺候的人,便是坐着吃饭的几个都有些不耐烦了。
    付氏见也是差不多了,这才放下了筷子,
    “罢了,撤了吧!”
    下头人都上来将桌上的饭菜撤了,小程氏领着孩子们给付氏行礼之后退出了后堂,二人却是提都未提让武馨安退下去用饭之事,武媛祯与武莲祯都偷眼去瞧武馨安,见她眉头紧皱,一脸的不满,二人相视一眼,都是偷偷发笑,
    “活该!让你这乡下野丫头吃吃苦头,才好叫你知晓这武家后宅里是谁说了算!”
    小程氏这厢打发了两个女儿回去练字,又拉了武馨安的手笑道,
    “我午后多是要看书绣花打发时间的,安安也同我一起吧!”
    却是只字不提让武馨安用饭之事,武馨安饿得肚子里咕咕作响,便不耐烦同她们演戏了,当下将手一甩,对小程氏嚷道,
    “母亲,女儿肚子还饿着呢,这肚子饿着可是没那心思看书绣花,母亲要看书绣花自去就是了,女儿我要回院子吃饭了!”
    小程氏没想到她敢当面撂脸子,不由一愣,回过神来忙道,
    “是我疏忽了,忘记了安安饿着呢,且跟母亲过去秋露,让灶上给安安做些吃食!”
    武馨安大声应道,
    “母亲这到底是疏忽了,还是故意的?”
    小程氏忙道,
    “母亲怎会故意饿安安,是母亲一时疏忽了,你跟我回秋露院去,让小灶上给你做吃的!”
    武馨安有心不去,一旁的关妈妈也劝道,
    “大小姐,且听夫人的话吧!”
    却是一脸哀求的看着她,武馨安心里叹气暗暗道,
    “罢了,看在关妈妈的面上,我且忍了!”
    二人这厢又回了秋露院,小程氏果然吩咐人去做了一碗汤面,婆子端上来,却也是拳头大小的碗,只得小小的一半碗,武馨安心里冷笑也不多说,两口便将碗里的面给吃了。
    之后小程氏果然领了她到自己的书房,小程氏手把手的教武馨安绣花,武馨安两辈子只拿过杀猪刀,却是从未摸过绣花针,拿着那小小的一根针便如拿着那千斤大棒一般,对着那一块白布也不知从何下手。
    小程氏很是耐心的一点点教她,
    “安安是女儿家,女儿家就应当学好刺绣烹饪,以后嫁到婆家才不会被人瞧不起!”
    武馨安听了嘴角一撇,
    “母亲,那两个妹妹可是学了刺绣烹饪?”
    小程氏笑道,
    “自然是学了的,不过她们是从四岁开始学的,如今倒是用不着我手把手的教了,是请了外头有名的绣娘每隔五日过来指点一回!”
    小程氏这话倒说的不假,她看重两个儿子,但三个女儿亦是一样的心里着紧,小程氏不同付氏这乡下出身的婆婆,重男轻女。
    她是知晓女儿家若是娶的好,于自己有利,对娘家亦是同样有利,因而二个女儿的琴棋书画,厨艺刺绣又有数术庶务是一样不落都要学习的,她就望着以后女儿们能凭着一身的能耐和上好的闺誉,谋个好夫家。
    小程氏对武馨安道,
    “你回家晚,以前耽误了不少时光,且先学些简单的,待学好之后再学读书识字,我们安安亦是要嫁好人家的!”
    瞧你这笨蛋样儿,只怕到嫁人的时候都还学不会!
    她说这话时,一脸的慈爱温情,一脸的真情实意,不说武馨安便是旁人见了都要道一声“好继母”,只可惜小程氏十足的卖力,却半分感动不了武馨安,她早死了嫁人的心,任是小程氏说的天花乱坠,却是半点不为心动。
    当下放了手里的绣绷对小程氏道,
    “学这东西为的是嫁人,我是不想嫁人的,自然就用不着学这个,母亲也不必费心教我了!”
    小程氏听了便笑,
    “你这傻孩子!女儿家怎么能不嫁人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千百年来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你又怎能例外?”
    武馨安应道,
    “那和尚、尼姑怎么就没婚配?”
    “那是人家皈依了佛祖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自然是不会在世俗婚嫁的!”
    武馨安一摆手,
    “那……您就当我信了佛吧,要不……今儿我就弄个佛像放在我那院子里,早拜晚拜,一天天柱香,这样总能不嫁人了吧?”
    小程氏听了是哭笑不得,
    “真是傻孩子!”
    这丫头莫不是在山里脑子给驴踢了吧?
    你见过哪一个好端端的女儿家不嫁人的?
    当真让你做了尼姑,外头还不知如何传我这做继母的呢!
    逼得元配生的嫡女生生的遁入了空门?
    旁人不说了,便是老爷的那关都过不了!
    小程氏暗暗的撇嘴,
    这事儿可由不得你,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不但要将你嫁了,还要风风光光的嫁个“好人家”,可不能让你坏了我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