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夫妻下套藤原氏

    裴赫轻手轻脚,又笨手笨脚的解了女儿的尿布,取了那干净的尿布,由武馨安指点着给女儿换上了,换上后又将女儿抱在怀中,笨拙的拍打,
    “可是这样?”
    武馨安点头,
    “需得给她拍抚后背,让她将嗝打出来……”
    若是不然,放下去平躺了,她身子动来动去,便会将吃下去的奶又吐出来,裴赫闻言点了点头,只他这新上任的亲爹实在是手下没个分寸,却是一下子拍得有些重了,
    “呕……”
    女儿小脖子一缩再一伸,竟然被他拍吐了,这厢肩头上立时一片湿热,武馨安见状一翻白眼,伸手将女儿抢了回来,一面拍着女儿,一面拿手指一指门口,
    “你……给我滚回去陪你的关东美人儿!”
    裴赫一时失手,自知理亏,不敢争辩,却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只是赖在那处脚下不动,
    “安安,你……你别赶我回去,你让我在这处做个杂役,不漏了身份便是!”
    武馨安不肯,过去拉了门叫人,
    “来人啊!把这人给我押回去!”
    这厢立时有人过来押了他下去,裴赫无奈只得恋恋不舍的看了女儿最后一眼,这才转身跟着人走了。
    那守在门外头的韩二见了不由嘿嘿的笑,
    “果然还是我们女爷爷厉害,前头进去时那眼风都能刮掉人脸皮,这会子出来就老老实实,半点儿不敢张狂了!”
    话说他们在这岛礁之上呆了八日,却是派出人手将这岛上仔仔细细的搜了一个遍,确定是里里外外都被搜刮干净了,这才算是了事!
    武馨安便思量着下一步了,这厢又将裴赫叫了过来,夫妻二人独处一室,裴赫待得门一关便几步过去将摇篮里的女儿抱了起来,武馨安便问他,
    “我出海本就是为了寻你,如今你人找着了,下一步你预备如何?”
    裴赫抱着女儿,先是怜爱的亲了亲她的小脸,满脸全是慈爱,应道,
    “我正要同你商议呢……”
    这几日里武馨安每日里都会叫裴赫过来瞧一瞧女儿,顺便又同他吵一吵嘴儿,让他仔细交待在外头近一年的种种,听到可疑之处,便详加追问,动不动就打翻了醋坛子,弄得裴赫是哭笑不得,百般煎熬。
    每一回他被人提到这舱里来,都是兴高采烈来,又垂头丧气的回去,多上那么几回,这船上的众人都生了双眼呢,私下里那是纷纷议论,
    “看这样儿,夫人是瞧上这小白脸子了!”
    “我看八成是这样的!”
    “嗤!我瞧着那小白脸也没甚么好的,看那身板儿还没我壮实呢,你瞧瞧每回出来那脚下都打晃儿,多半是喂不饱夫人的!”
    一旁众人听了都是挤眉弄眼,
    “你这身板儿倒是真壮实,不过你这张脸嘛,除了你老子娘看着不恶心,谁看了都恶心!”
    说着众人都笑了起来,那被嘲笑之人却是抱胸,哈哈一笑道,
    “你们倒是比我好看,可有那小子好看么?”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齐齐一撇嘴,想起那小子的一张脸,暗暗都是啐了一口,
    “呸……男人比娘们儿都好看,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
    这无聊枯燥的海上生活,除却打家劫舍,他们也没甚么玩乐的事儿了,这凶悍的夫人如何跟那女妖精一样将那小白脸子,给吸干的八卦,自然是在私下里风传,那是添油加醋怎么猥琐怎么来!
    便是那关在船舱里,趴着养伤的藤原雄介和伺候他的千叶小美都知晓了,藤原雄介闻听是大大的高兴,
    “尤,你果然是最聪明的人,你是用甚么法子让那夫人对你另眼相看?”
    这船上那么多强壮的男人,为何那夫人单单看中了尤?
    裴赫闻言嘿嘿一笑,给了藤原雄介一个是男人都懂的眼色,
    “自然是……靠我的真本事!”
    藤原雄介会意,趴在那处也跟着猥琐的嘿嘿笑了起来,冲他翘起了大拇指,
    “尤,你是真男人!”
    尤勾引女人的本事,藤原雄介是十分佩服的,想当初在日本岛上时,连家里的三个妹妹都要半夜去敲尤的房门!
    裴赫得意洋洋道,
    “那是当然!”
    这二人说着话,却是不管一旁的千叶小美一脸哀怨的看着裴赫,裴赫眼风儿都不扫她一下,只是对藤原雄介道,
    “那位夫人,是住在京师的,她要我跟她回京师去!”
    说罢左右看看对藤原雄介道,
    “今日我偷听他们议事,下头的人报告说,因为抓的人太多了,以至船上粮食不足了,那位夫人听了好似打算把多余的人……”
    他抬手做了一个手刀向下砍的手势,藤原雄介闻言一惊,
    “甚么……她要杀了我们吗?”
    裴赫点了点头,眉头紧皱,
    “藤原君,我很为你担心,因为你是藤原家的家主,是这些武士们的主人,我怕那位夫人为了立威,会先杀了你!”
    藤原雄介果然害怕起来,他还是满腔的雄心壮志没有达成,他不想死在那些成日游动在船队附近的恶鱼嘴里。
    “尤……”
    藤原雄介顾不得屁股上的伤势,强撑起身子,一把抓住裴赫的衣角,
    “尤……你要救我!你要救我啊!”
    “这个……”
    裴赫一脸的为难,
    “你知晓的……我如今也不过就是一个入幕之宾的身份,那夫人性子暴躁,喜怒不定,我……我也不敢轻易去为你求情呀!”
    藤原雄介一听,这是他不打算帮自己了,额头立时便有汗珠子流了下来,也不知是怕的还是疼的!
    “尤……看在我们朋友的情义上,你一定要帮我?”
    裴赫皱着眉头思虑良久,
    “罢了,看在我在日本时,你对我照顾有加的份儿上,我且冒险一试吧!”
    “尤,多谢你!”
    藤原雄介大喜,对裴赫千恩万谢,裴赫一摆手,
    “你且先不必急着谢我,能不能成还两说呢!”
    如此这般,隔了一日,裴赫便在藤原雄介满是希翼的目光,还有千叶小美朦胧的泪眼注视下,去了那夫人的船舱之中。
    这一回在那处呆了足足有一晚,第二日近午,才一脸郁闷的回转了船舱之中,藤原雄介见状不由心头一沉,急切的问道,
    “尤,怎么样……那位夫人可是答应放过我了?”
    裴赫一脸苦笑的坐到了窗边,没有说话。
    这么多日了,昨儿晚上他好不易哄得安安高兴了,许他能登榻而眠了,这小夫妻久别重逢,正是干柴烈火时,却那知女儿不知怎得哇哇大哭起来了,于是前头半夜他光顾着哄女儿了,好不易哄得小祖宗睡沉了。
    再转头,见妻子也是睡得正酣,他不忍吵醒她,只是上床紧紧抱了她一起入眠,结果今儿一早醒来,还没等他回味回味昨儿晚上的软玉温香呢,却是听得外头桂氏与安安说起话来,
    “安安妹子,这小乖乖都三个月了,你倒是想好取甚么名儿没有,前头问你……你只说是以后寻着夫君再问,这……这如今都这样儿了,这名儿可怎么办?”
    桂氏不知裴赫的真实身份,只当武馨安真是被夫君负心给气到了,索性自己寻了一个面首,她幼承闺训,学的都是三从四德,那是向来循规蹈矩,如何见得这种伤风败俗之事。
    只武馨安予她有恩,她不会责怪,便只怪裴赫勾引自家妹子,因而进进出出见了裴赫,却是横眉冷对,没有一回好脸!
    她说起这事儿,倒是提醒了武馨安,武馨安回来舱中,却是问来怪裴赫道,
    “你口口声声说是不嫌弃女儿,怎得见着她这么久了,连名儿都未给她取一个?”
    “我……”
    裴赫那是有口难辩,他前头全副心思就放在如何让妻子消了那口气上头,到是当真没想起来,女儿还没取名呢,他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你……你不也没想起来么?”
    武馨安自然不肯承认是自己醋坛子打翻了,压根儿没顾上这个,当下是眼儿一瞪,将他赶了出去,
    “这孩子不是你让生的么,你这做爹的不给她取名字,倒好来问我!”
    说罢将他使劲推了出去,
    “……没想好便别回来见我!”
    裴赫无奈只得又垂头丧气回转了船舱之中,他这一脸的郁闷,又坐在窗前走神,却将那藤原雄介吓的半死,强撑着身子爬起来,去拉裴赫的衣角,
    “尤……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裴赫被他一拉才回过神来,想了想才对他道,
    “那位夫人说了她不养无用之人,你若是想活命,除非让她觉着你有用处,要不然……无用的人下场便只有扔进海里喂鱼!”
    藤原雄介闻言却是如抓着那救命的稻草一般,
    “我可是藤原家的家主,只要她将我放回去,我必会送上一大笔赎金的!”
    裴赫听了只是摇头,
    “那位夫人是中原汉人,她急于回大庆,根本没心思陪你回岛去取银子,再说了……藤原君,你被俘的消息一传回去,你觉着那家族里还有谁肯出一大笔金银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