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四十一章 有事夫君来兜底

    幸得有跟去的家仆跑了回来报信,藤原雄介才知晓了事情,这下子他可傻眼了,这银子没了,堂弟不见了,原以为能攀附的上进之路也堵死了!
    之后他是一蹶不振,若不是遇上裴赫给他出主意,他只怕早被人给弄死了!
    裴赫听完他所言,却是眉头一皱道,
    “即是那人都不肯见你了,你又怎么想法子弄到银子?”
    藤原雄介嘿嘿一笑道,
    “尤,你是聪明人,我也不是傻瓜,他们每回吩咐我们办事时,都有书信暗语来往,那些书信我全数都藏了起来,就是预备有朝一日能用上!”
    裴赫问道,
    “你预备拿了这些信做甚么?”
    藤原雄介笑道,
    “用这些信换银子,应该能换一大笔!”
    裴赫想了想又摇头,
    “你即说是由暗语写成,他们这是最初始便没有留下把柄给你,你便是拿这些信去要挟他们,他们也不会卖账的,说不得还要把自己给陷进去!”
    藤原雄介嘿嘿笑道,
    “那些信上全是暗语,若是抵赖自然是无用的,不过上头都有印章的……”
    却原来藤原雄介也是长了一个心眼儿的,让他们写信时都给用了印,就是让当初那审他的官儿用的私印,初时对方自然是不肯,不过藤原雄介只说是有了这东西,他才肯听命行事,对方无奈之下才用了自己的私印。
    藤原雄介对裴赫笑道,
    “凭着那私印,怎得也能弄到几千上万的银子吧!”
    如今他已是山穷水尽了,能想到的法子,便只有这个了,成不成也都要去试试了!
    说到这处一脸企求的瞧向裴赫,
    “尤,我的朋友,你一定要帮助我……”
    他想了想又道,
    “只要你想法子救了我,那些得来的银子,我也分给你一些!”
    “这个……”
    裴赫脸上现出踌躇之色来,藤原雄介忙又道,
    “三成……三成……你觉得如何?”
    “这个……好吧,我试试!”
    裴赫第二日又去见了那夫人,却是软磨硬泡了许久,那位夫人终于答应了,还亲自到舱中来见了藤原雄介,却是冷着脸道,
    “本夫人权且相信你一回,若是到时候弄不到银子,本夫人也不用将你剁碎了,就这么整个儿扔进海里……”
    藤原雄介忙道,
    “夫人放心!我藤原家的人,向来是言出必行的!”
    “哼!”
    武馨安哼了一声,回头吩咐了看守的人几句,只要是有人看着,他们三人便可在甲板上走动,如此倒是比前头宽松了不少。
    如此这般,船队便往大庆沿海而去,沿途之上却是遇上了好几拨在大庆沿海抢劫归来的倭寇,武馨安一声令下,
    “把他们都给我抢喽!”
    这厢是来了一个黑吃黑,这帮子人只要有金银可得,自然是不会管那些被杀的是不是本国之人,尤其是藤原家的人,抄起刀来杀本国人倒是比旁人都更卖力。
    武馨安有些不解,问裴赫道,
    “他们不都是日本人么,怎得自相残杀起来,下手比我们还狠?”
    裴赫应道,
    “他们如今正是列国争强,大小势力互相拼杀,早杀红了眼,这些倭寇里头,很多都是奉了自家主子之命,到大庆抢夺财产以充军饷的,藤原家也在同人争地盘,现下在海上遇见了,自然是能杀一个是一个了!”
    在海上多杀一个,回到岛上便少杀一个,他们不趁着此时人多势重,多杀几个,那便是傻子!
    “哦……原来如此!”
    武馨安哈哈一笑道,
    “即然是狗咬狗一嘴儿毛,那便索性让他们咬得狠些!”
    却是传下令去,不光是要劫那些路上遇见了,还要让他们划出小船,方圆几十海里的搜寻,但凡瞧见有来往的倭寇,一律放烟为号,之后大船上的人便集结成队,一窝蜂的冲了过去,杀人抢船抢东西,那是毫不手软。
    于是乎,用不了一个月的时候,这来往大庆与琉球和日本岛上的倭寇都知晓了,这海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股子势力,那是黑白不分,敌我不辩,见船就抢,见人就杀,且传说这条船队的船主乃是一名妇人,生的胸背熊腰,力大无穷,手中一把鱼叉那是出神如化,扎人便如扎鱼一般,那是一扎一个准儿,一扎扎一串儿!
    这海上几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了?
    众人大大小小的海盗们都是不知其底细,有那胆子大的,听说这只船队抢了不少金银财宝,便动了贪念,也想来黑吃黑,可但凡送上门来的,都被武馨安给收拾了,之后是收人收船,倒是将船队弄得越发庞大了!
    黄长生见状无不担心,寻着机会来见武馨安,
    “夫人啊,这势头可是越发不可收拾了,您可要先想好对策呀,您……可别在这海上做海盗久了,不想回去了!”
    他可是老实本份的跑海人,还想着拿了银子回家呢,可如今这架势,自己难道就稀里糊涂做了海盗不成,若是让家里自己那八十岁的老父亲知晓了,还不得打断他的腿啊!
    武馨安听了微微一笑,安抚他道,
    “黄船主放心,我的家在京师,家里还有父母师长,兄弟姐妹呢,怎得也不会在海上做海盗的,如今不过就是想哄得这帮子倭寇自相残杀罢了,他们少一个,我们大庆沿海的百姓便少被祸害一分……”
    黄长生听了肃然起敬,拱手道,
    “倒是黄某心胸狭隘,小看夫人了,没想到夫人竟还存了这样救民济世的心思!”
    武馨安哈哈一笑摆手道,
    “黄船主说笑了,我可没有甚么大的报负,不过就是顺手而为罢了!”
    黄长生想了想还是不改忧色道,
    “不过,夫人可知您这手下如今有多少条船,多少人了么?”
    武馨安摇头,
    “我原只想着将局面弄得越乱越好,却是从未用心想打理这条船队,倒是当真没有清点过!”
    黄长生应道,
    “小人倒是替夫人留意了,夫人手下如今已有一百八十九条大大小小的船只,又有船上人员,除却我们的人以外,已是有好几千人了!”
    “这么多了?”
    武馨安也是吓了一跳,
    “怎得一下子这么多了?”
    黄长生苦笑道,
    “还是夫人您那以战养战的法子好啊,许他们到处抢劫,只需上缴三成,便可得到夫人您的支持,遇上扎手的点子,有武艺高强的人出手,其余便可自行解决,这么一路过来,实则我们已是没有养他们了,粮食清水等物,都是他们自己去抢的!”
    如今这条船队便如一个松散的联盟一般,只需上缴三成的抢劫所得,便能得到其余人的大力支持,大家互帮互助,又各取所得,便是二傻子混在这样的队伍当中,也能跟大伙儿一样分到一口饭吃。
    因而加入他们的人越来越多,还有附近海域慕名而来的,又武馨安对手下人全是用那弱肉强食的一套法子管理,自家人里头都是打生打死,这法子虽说残酷,却是培养出来了好些精兵强将,杀敌时骁勇异常,十分的厉害!
    这是越打越出名,越打越厉害,手下的人便越来越多了!
    武馨安经得黄长生一提醒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心中暗道,
    “我是万万没想到能聚集起这么多人来,若是到时候我上了岸拍拍屁股便走了人,留下这么多人,对大庆沿海便是个祸害啊!”
    这厢却是有些发愁了,便叫了裴赫来询问,
    “这事儿,你瞧应当如何收场?”
    裴赫闻言又是好笑又是无奈,使手指头轻轻戳她的额头,
    “你呀……就是这个性子,万事都是做了再说,全然不去想后果!”
    武馨安却是白眼一翻,理所当然道,
    “夫君是用来做甚么的,便是给我兜底的呀!”
    若是如今我还没有嫁人,没有家累,便没这烦恼了,早领着这一拨人在海上称王称霸了,说不得还能弄艘大船,飘洋过海去海的对面瞧瞧呢!
    裴赫一笑,
    “安安说的是!”
    夫人摆下的烂摊子,自然是应当由他这夫君来收拾!
    实则这事儿裴赫心里早有盘算了,只一路之上见妻子一直不曾提及此事,他还当她还想在海上玩一阵子呢,没想到竟是根本没想起这一茬来!
    于是想了想道,
    “这么多人,这么多条船,若是就这么散了,他们十之八九都会到大庆沿岸祸害,如此倒是我们害了东南百姓……”
    顿了顿道,
    “我是想……不如休书一封,将这里头的情势全数报给大都督,让大都督派人来接手,这些倭寇别看是一盘散沙,可若是用好了,说不得还是锦衣卫的一大助力!”
    锦衣卫耳目遍天下,可这天下只在陆上,到了这海上,便是两眼一抹黑,甚么都不知晓。
    从前头他们派出人手遍寻龙鳞不着便可知晓,实则这东西当真有,藤原兄弟便是从跑远海的人手里买到的龙鳞,可锦衣卫至多在大庆东南沿海出没,别说是远海了,便是近海的琉球、日本、苏门答腊、爪哇等国都从未踏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