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服装厂开工

    苏芷柔安顿好女儿,挽着菜篮子,打算去菜地摘点蔬菜。
    别看女儿只有三岁,真的特别懂事,一个人在家,还知道照顾盲眼的小姨。
    想起懂事的女儿,她就有些心酸,如果不是有个不靠谱的父亲,囡囡也不会这么早熟。
    路过村东头的仓库,她差点以为自己花了眼,那个站在路边抹眼泪的姑娘,不是曾经的好友李玥么?
    李玥倒是没注意到苏芷柔,虽然江华暂时用高待遇,安抚住了五个小姑娘。
    但是李玥想了想,还是感觉挺委屈的,偷偷跑出来哭鼻子。
    “李玥?”
    苏芷柔试探着喊了一声。
    她一万个想不明白,身为纺织厂女工的李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芷柔?”
    李玥看清对面的女人,再也忍不住,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心里委屈嘛,遇见了熟人,当然要大哭特哭。
    “小玥,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苏芷柔心地善良,走过去心痛地抱住好友。
    “我,我遇到了一个大骗子,害的我丢了纺织厂的工作……”
    李玥哽咽着,用手腕抹着眼泪。
    江华正好走出来,听到了李玥对他的控诉,心里感觉这个小姑娘,不讲武德。
    咱们都谈好了待遇,你也接受了,结果你跑去找我媳妇儿告状,是几个意思?
    “是谁呀,真是太缺德了!”
    苏芷柔为好友打抱不平。
    这年月,一份国企工人的职位,多么难得呀。
    “就是他!”
    李玥一抹眼泪,转身伸手指着江华。
    江华一张脸黑如锅底,感慨这个年月的年轻人,真是不讲武德,你钱都收了,却转身就告我的黑状,还能不能好好合作了?
    “他?”
    苏芷柔看清那男人的样子,感觉头皮发麻。
    自己这个不靠谱的丈夫呀,究竟又惹了什么祸,以前祸害自己也就罢了,他怎么能害好友李玥呢?
    把人家国企的铁饭碗弄丢了,她家怎么赔的起呀。
    “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恶……”
    李玥吧啦吧啦,从工人俱乐部巧遇开始说起,把江华所谓的豪门大少,港资企业,香奈儿合伙人之类的黑料,全抖落出来。
    苏芷柔越听越震惊,一双秀气的美目,瞪的老大。
    感情丈夫这两天,还真没去赌博,可瞧瞧他干的这些事儿,比赌博还恐怖,这不是诈骗么,小心被人打断腿呀。
    “用这种眼神看我干嘛?企业家的事儿,不能叫骗,这叫策略!”
    江华看懂了妻子的眼神,心里很不得劲儿。
    他只想忽悠下孔卓罢了,是孔卓骗了这五个纺织厂的女工。
    他不是骗子,他没有骗人,他什么都没干。
    江华孔乙己似的自辩,逗笑了两个女人,李玥破涕为笑,又感觉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
    “就你?还企业家?乡镇小作坊都比你强!”
    李玥不留情面的损着江华,她心里多多少少,是对江华有怨气的。
    “李玥,还能不能好好合作了?我又不是不给你开工资。”
    江华感觉这个李玥,就是个刺头。
    瞧瞧仓库里的另外四名妹子,人家就很能接受现实,漂亮的女人,就是矫情!
    “江华,你这不是害人么?”
    苏芷柔痛心疾首。
    丈夫终于戒赌了,这是好事儿,可瞧他现在走的路子,怎么看也不像正道呀。
    “芷柔,你就别管了,我说过,要给你们母女幸福的。”
    江华语气霸道。
    在这个龙蛇并起的年月,老老实实赚钱,是行不通的,除了要敢打敢拼,还要有手腕儿。
    “芷柔,他谁呀,你们认识?”
    李玥从江华刚才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他是我丈夫,抱歉,害你丢了工作,我会尽量补偿的。”
    苏芷柔一脸抱歉地说。
    李玥吃惊瞪大了美目,以前一起在纺织厂的时候,就有传言,说苏芷柔丈夫,是个游手好闲,吃老婆软饭的窝囊废。
    没想到这个大骗子江总,就是苏芷柔的丈夫,这与传言的描述,差的太远了吧?
    是,这个家伙确实不是好人,但绝不是窝囊废,二流子。
    “补偿就算了,他能把孔卓堂堂一个国企大厂长,耍的团团转,也算有能力,我就信他一回。”
    李玥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都已经这样了,她也回不去纺织厂了,总不能真找苏芷柔要补偿吧。
    江华见摆平了这个刺头,心里松了口气。
    漂亮的女人,都是事儿妈,下次再招女工的时候,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
    “芷柔你先回去,照顾好家里就行,赚钱的事有我。”
    江华感觉妻子在旁边,他做事有些碍手碍脚。
    “突突突”的拖拉机声音,从旁边传来。
    “华子,你要的布料,我给你拖回来了。”
    张铁柱感觉今天的事儿,有些神奇。
    一大早上,发小就让他去纺织厂拖一批布料回来,他半信半疑。
    没想到拿着条子,一路畅通无阻,居然真在仓库,领到了满满一大车的牛仔布。
    这批货可不少,层层叠叠堆在拖拉机后车厢,堆积的老高。
    苏芷柔再次震惊了,牛仔布可不便宜,比普通棉布贵很多呢,这么多的货,那得多少钱呀?
    丈夫哪来的这么多钱,他不会因为诈骗,被警察抓起来吧?
    “李玥,你跟我进来,咱们开个会,然后开工。”
    江华揉了揉眉心。
    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妻子解释,干脆不解释了。
    这间旧仓库的一面墙上,挂着一个旧黑板,以前粮库记账用的。
    江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草图。
    “你们认识这是什么吗?”
    他敲了敲黑板。
    “喇叭裤呗,搞得多稀罕似的。”
    李玥不屑撇了撇嘴。
    纺织厂与服装行业接轨,那些厂里的小青年,是江州最早穿起喇叭裤的人。
    “知道一条喇叭裤,多少钱吗?”
    江华越发感觉这个李玥,就是个刺头。
    “那可贵了,五十元一条,差不多两个月工资呢。”
    李玥是厂花,围在身边的小青年,那可多了去。
    她不仅知道,一条喇叭裤五十元,而且还知道江州本地没货,厂里的小青年,都是托人从外地带回来的。
    “咱们就做这个,每生产一条喇叭裤,我给你们一角钱提成。”
    江华一巴掌拍在黑板上。
    不要觉得一角钱少,如果一个女工,一个月生产五百条喇叭裤,那就是五十元的提成。
    加上底薪,女工当月能拿一百元,这个待遇,是国企工人的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