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家的温暖

    “咱们都是普通女工,可不会制版,你不会天真的以为,缝纫机一踩,一条喇叭裤就做出来了吧?”
    李玥嗤笑一声。
    她承认江华很有想法,胆子也够大,但他还是把服装行业,想的太简单了。
    “服装打版我来,如果你们有人想学,我可以免费教。”
    江华拿出准备好的绘图专用纸,用尺子比划着,开始画设计图。
    一个服装产品,从创意到成品,有着严格的工艺流程。
    而江华前世做了十多年的小厂长,对这套流程一点都不陌生。
    “假的吧,难道他又在演戏?”
    李玥呆萌瞪大了美目。
    这年月不管是服装设计,还是打版,都是高技术含量的职业,江华凭啥会这些?
    还有一个人,站在窗外,同样震惊瞪大了美目。
    苏芷柔不敢相信,那个正在制版的男人,会是自己丈夫。
    一天时间匆匆而过。
    在江华这位资深从业者带领下,这个小作坊般的服装厂,生产出了第一条喇叭裤。
    李玥感觉自己恍如梦中,围着这条挂在衣架上的样品,左看右看。
    不管是款型,还是做工,这件样品都非常优秀,不比正宗的港货差。
    一条正宗的港货喇叭裤卖多少?一百二十元!
    “芷柔,这种吃软饭的老公,我怎么没有?”
    李玥喃喃自语。
    “我,我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
    苏芷柔俏脸涨的通红。
    江华今天带给她的意外,实在太多了,她这辈子的震惊,全在今天用完了。
    “江总,我现在相信,你能带领我们发财了。”
    李玥心悦诚服地说。
    现在还不是网络大爆炸的后世,也没有各种培训学校,很多知识不仅有价,而且价格昂贵。
    不说别的,她只要跟着江华,把打版学会,她的人生,就会多出另外一条,决然不同的选择。
    “加油,好好干,我的目标,是带领你们个个成为万元户。”
    江华挥舞着手臂,慷慨激昂地说。
    李玥的眼神,开始变得古怪起来,这个江总什么都好,就是爱吹牛不好。
    出了成品,制订了标准的流程,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
    江华终于可以暂时放手,回到家里歇口气。
    这几天真的是把他累坏了。
    “姐夫,你喝口水。”
    小姨子苏淡月杵着盲杖,摸索着过来,递给江华一杯水。
    这个善良的女人,知道自己是个负担,所以在这个家里,她把自己的地位,摆放的特别卑微。
    江华看着她清秀柔美的脸庞,心里特别酸涩。
    上一世,她从楼上一跃而下的时候,心里一定特别绝望吧?
    “小月,再忍一段时间,姐夫一定会让你重见光明。”
    江华郑重许诺。
    “姐夫,我不急的。”
    苏淡月柔柔笑着。
    盲人都是敏感的,她能感受到,姐夫确实变了,变好了。
    “爸爸……”
    女儿怯生生走过来。
    爸爸从坏人手里救了自己,是她心中的英雄。
    可是这几天,爸爸太忙了,总是看不见人,她想和爸爸亲近,也没有机会。
    “囡囡!”
    江华抱起女儿。
    怀中小小身子的温润触感,才让他觉得,自己真的逆转了命运。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马上好起来的。”
    他在心里喃喃说着。
    “阿华,过来吃饭了。”
    苏芷柔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美目盈盈,欲语还休。
    她很久都没叫他阿华了,但是丈夫这两天的表现,让她黑暗的人生,终于看见了一丝光明。
    可是,丈夫做的这些事,在她看来,还是太惊险了,如果这次真能赚到钱,一定要劝丈夫收手,一家人平平淡淡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这顿晚餐,是江华重生后,吃的最舒心的一次。
    唯独有些不协调的,就是他感觉妻子总在偷偷看他,目光特别水润,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夜里,一家三口躺在床上。
    囡囡睡在中间,胖乎乎的小手,抱着爸爸脖子,小脸挂着恬静的笑容。
    听着女儿的呼吸声,江华感觉平静安宁,还有一些喜乐。
    “阿华,什么时候把妈接回来,她看见你的改变,一定很开心。”
    苏芷柔穿着小衣,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支着下巴,美目亮晶晶的看着丈夫。
    她本来就很美,在朦胧月光下,那精致诱人的锁骨,似乎染上了一层光晕。
    “这个不急,再等等吧。”
    江华有些心虚。
    他给自己安了个豪门私生子的身份,如果老妈回来,知道自己多了一个莫须有的老公,还不得活活气死?
    床板很小,一家三口躺在上面,有些拥挤。
    妻子喷出的气息,打在他脸上,他吞了口唾沫,心跳的莫名有些快。
    “阿华……”
    妻子轻轻喊了他一声。
    后面的话,都藏在了她水润眼神中。
    江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他眼中,全是那精致诱人的锁骨,近了,更近了。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让两人猛地惊醒。
    “谁呀,这么缺德。”
    江华一脸的懊恼,抱怨着披上衣服,起身开门。
    “老鼠,宿舍有老鼠!”
    李玥穿着小背心,慌慌张张,站在门外。
    “老鼠咋了,还能吃人不成?”
    江华没好气说。
    仓库旁边有一排平房,以前是粮站工作人员的宿舍,现在连着粮库一起废弃了。
    他正好拾掇了一下,拿来给女工当宿舍。
    都是六十年代的老房子,非常破烂,有老鼠很正常。
    “你什么破老板,哪个女生不怕老鼠?你咋这么没爱心呢?”
    李玥被气哭了。
    “得得得,我最有爱心,这就去帮你们赶老鼠。”
    江华憋了一肚子气。
    真不知道纺织厂的那些年轻小伙,为啥把李玥当成女神捧着,厂花又有啥用,这么娇气,娶回去日子过得下去么?
    “我警告你,大晚上别起坏心思,小心我告诉你老婆,打死你!”
    李玥走了一段路,惊觉自己穿的太少了,警惕抱着胳膊。
    江华无力一拍额头,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招了这么个刺头。
    一番折腾,赶完老鼠回到自己屋子时,妻子已经抱着女儿,睡着了。
    江华又能怎样,只好老老实实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