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销量大爆

    一转眼到了展销会的日子。
    今天,广场上格外热闹,人山人海。
    大家都知道,今天这边,有个什么展销会。
    至于展销会是啥,有什么内容,大家都一无所知。
    这是一个娱乐匮乏的年代!
    为了表示对市里领导莅临的重视,江华在展台的前方,专门留出了一排席位。
    这个小细节,让过来视察的领导,感觉很舒心。
    “江少,今天这场面可不小啊,加油!”
    孔卓在江华跟领导寒暄完后,挤过来打招呼。
    “我先上台了,咱们一会儿聊。”
    江华拍了拍孔卓肩膀。
    今天这场展销会,他是主持人,需要上台讲话的。
    站在台上,看着台下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江华心里感慨万千。
    前世的这个时候,他在干嘛?
    刚和妻子离完婚,天天抱着酒瓶子,醉生梦死!
    人生,真的不同了!
    “大家好,我们是香江文时特服饰的代理厂家,为了回馈父老乡亲们的厚爱,现在以成本价,处理一批潮流裤装。”
    江华拿着话筒,把前世展销会的套路,玩的贼溜。
    苏芷柔激动地站在台下,看着台上佩佩而谈的男人,心里莫名感觉骄傲。
    展台的另一边,打扮的时尚靓丽,随时准备登台走秀的李玥,也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台上的江华。
    这个男人,是天生的骗子,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
    “正宗的港货喇叭裤,我们不卖120,也不卖50,卖多少呢?”
    江华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吊足了台下群众的胃口。
    “请大家欣赏完表演,我再宣布价格!”
    江华打了个响指,示意李玥可以开始了。
    音乐声响起,穿着火红衬衣,搭配喇叭裤,打扮的靓丽妩媚的李玥,踩着高跟鞋,迈着猫步,作为首发模特,第一个出现在展台。
    她红色衬衣下摆,很时髦的在肚脐位置,系了个结,妩媚中带着几分潇洒,很有八十年代港片女明星的风采。
    台下鸦雀无声。
    t台走秀,那是外国人的洋玩意儿,江州的父老乡亲们,哪里见识过这个。
    心里翻来覆去,就是两个词,带劲,时髦!
    连见多识广的市领导,也有点被震惊到了,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不愧是江少,大手笔呀。”
    孔卓坐在台下,心悦诚服的感概。
    江华把这一切,都收入眼里,差点在心里笑出猪叫声。
    他没想到这后世烂大街的恶俗套路,这个时候搬出来,居然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这压轴的好戏,还没登场呢,大家就被震的鸦雀无声,一会儿还不得人仰马翻?
    一辆黑色的桑塔拉轿车,停在路边。
    包玉倩坐在车内,看着热闹的广场,眼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那天偶遇江华后,她专门打电话向爷爷求证,爷爷的回复很简单,就一句话:“的确是旧日老友。”
    江华搞的这场展销会,她提前收到风声,心里一直挺好奇的。
    今天过来一看,还真的很有点意思。
    这个江世兄,很有几分商业鬼才,哪怕让她这位豪门贵女操刀,也未必能把展销会搞的这么热闹。
    压轴好戏,曾经风靡了一个时代的霹雳舞初登场,就把气氛推向了又一个高潮。
    “不错,很有想法的年轻人。”
    市领导坐在台下,给出了正面的评语。
    等到表演落幕,江华再次登台时,台下的人群,依旧处于沉浸状态,一个个神色恍惚。
    “相信大家很好奇,我们这批港货喇叭裤,究竟卖多少。”
    江华一句话,就让大家回过神。
    刚才走秀时,模特穿的就是喇叭裤,裤型特别时尚,让大家确信这是港货无疑。
    正版港货喇叭裤,要比内地的喇叭裤,贵上一倍还多。
    好多人都在心里猜测,江华的这批喇叭裤,不卖120,也不卖50,那多半在80到100元之间。
    “我们厂家大让利,这批精品喇叭裤,我们不卖120,也不卖50,我们只卖30!”
    江华话音刚落,台下在沉寂了几秒后,瞬间炸开了锅。
    这个价格,真的是太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了。
    如果他喊80,虽然也会有人买,但更多人会考虑观望。
    没想到,这么好的港货,竟然只卖30元!
    那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就一个字,抢!
    爆了,江华的展销会大爆。
    仅仅一个上午,就卖出去了一千条喇叭裤。
    而且,看这个趋势,剩下的一千条,也会很快在下午卖出去。
    李玥傻眼了,她感觉太疯狂了,如果摆地摊的话,这两千条喇叭裤,至少要卖一个月。
    但是现在,竟然一天就被抢光了。
    她在心里默默算了一笔账。
    除去成本开支,江华今天差不多赚了五万。
    在万元户,都受景仰的年代,他一天就赚了五万,这个世界真疯狂!
    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江华乐的嘴都合不拢。
    刚刚和市里领导寒暄完,江华看见展台另一边,孔卓领着一个西装革履,戴眼镜的男人,走了过来。
    “江老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明阳服饰城的吕总。”
    孔卓说完,拍了拍江华肩膀,用力捏了一下,递给他一个隐晦的眼神。
    不用孔卓提醒,江华都知道这位吕总,来者不善。
    他认识这个人,他叫吕尚,前世的时候,这人通过巧取豪夺,放高利贷,吞并了不少江州的中小企业。
    他后来创办的明阳集团,就是在无数中小企业的尸骨上,建立起来的。
    吕尚吃相难看,手段卑鄙,前世在江州臭名远扬。
    虽然惹得天怒人怨,但他有个好姐夫,是省里某龙头国企的一把手。
    前世,直到他姐夫在98年倒台后,吕尚才被清算,锒铛入狱。
    “江总,你剩下的一千条喇叭裤,不用卖了,我全都包了。”
    吕尚语气淡然地说。
    “不知道吕总,打算出什么价格?”
    江华很讨厌这个人,对方就像一只食腐的秃鹫。
    “十块钱一条。”
    吕尚轻蔑看了江华一眼,一副吃定他的态度。
    他私下调查过江华,一个农村穷小子,除了和孔卓有些交情,没有别的背景。
    “不卖!”
    江华脸色难看。
    很明显,这只食腐动物,现在盯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