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修仙界最难得的就是炉鼎,谁不想坐享其成修成仙身。
    炉鼎分品质,及阴,及阳为上品,下品通过人为调教而成,是青楼常见货色。
    沉亦南,云霜派白丹青坐下关门弟子,她头上有号称清雅仙子的师姐宋雨双,小透明的她总在她师姐的光环下被人常常拿来做比较。
    天生体弱多病,磕磕绊绊长到十六岁年龄,从小到大自闭又懦弱无能,被欺负了也不敢吭一声。
    一天,她同往常一样从学堂回青崖峰,被修为高她不止一倍的弟子拦住,拦她的人很多,都是她熟悉的。
    那些人也是各个山峰长老的亲传弟子,个个心比天高,常结伴而行捉弄沉亦南。
    这世界性别分六种,男女为基础性别,坤泽,乾元,中庸为第二性别,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分化的时候。
    那群亲传弟子里已经有几个分化第二性别了,他们对性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正好有个送上门的,尝尝鲜味在理所应当。
    他们把沉亦南拖入山林里,拔掉她的外衣,沉亦南委委屈屈的蜷缩在一棵树底下团为一团,反抗他们的山匪行为。
    “哭什么哭?你不过是宗门的蛀虫,站着讨了个好师尊就成天无所事事,我们这是替宗门教训你”。
    沉亦南无可厚非的听进去了,她心想,真的吗?自己为宗门添麻烦了,他们是在做正义的处刑。
    “师姐,上次下山的时候醉仙楼推出的……”一旁小弟子作吞咽动作,把最后的话小声的说出,“活春散,要不要用在沉亦南身上”。
    醉仙楼出得药那可是专门调教雏儿用的,在烈的性格也会成为求欢之物,身体会感到空虚和瘙痒,尝此药的人会渴望有硬物填满下体小穴。
    一个眼神示意那位小弟子,得到允许后,小弟子将药包从怀里掏出,揪一小撮塞进沉亦南的口中。
    药只有浓烈的苦味,和唾液融合化为液体吞入腹,沉亦南眉头紧锁,眼挤出了几滴泪珠,眼神逐渐朦胧。
    她全身燥热,细微的触感就让她“嗯哼”两声,娇喘起来。
    不由自主地把腿夹紧,围观的弟子都知道沉亦南是陷入了情潮,指着她骂道,“骚货”。
    “唉!你们快看,她现在这模样像不像发情的母狗,瞧,她把自己的裤子都弄湿了”。
    为经人事的沉亦南只会夹紧双腿寻求快感,听他们的话直觉羞赧,可抑制不住的浪潮一波接一波涌来,毫无抵抗之力想要去迎接。
    “连自慰都不会,青崖峰果然名不虚传,都是些纯洁无瑕的仙子”,领头的大师姐怀着报复的心理辱骂,她和沉亦南的师姐算是劲敌。
    大姐头目光扫向四周,大伙都识趣的离开,嘴里小声抱怨,“秦师姐真小气”。
    秦何玉,二十又叁,女性乾元,和沉亦南的师姐是同一批弟子,她曾也想进青崖峰的,可惜的是青崖峰峰主没收她,反而收了一个路边乞丐。
    直到现在还心怀不满,通过折辱青崖峰弟子的方式来换回内心的自尊,不是她进不了青崖峰,是青崖峰她看不上来安慰自己。
    蔑视的眼神朝向还在地上扭动的沉亦南,蹲下身轻吹一口气在沉亦南脸庞上,这举动让沉亦南颤栗好久。
    似乎要到高潮了,夹着的腿来回摩擦,沉亦南仰头闷声淫叫,她知道旁边有人在看着。
    “叫出来!!!”秦何玉捏着沉亦南的下巴命令道,“我叫你放声叫出来”。
    “嗯……嗯……”沉亦南依旧憋着音,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呵”,秦何玉怒极反笑,对付这种雏儿她有的是办法,“你可别后悔,到时候我让你想叫,叫不出”。
    沉亦南不明白秦何玉的话中意思,她结束了一波小高潮之后停下歇息会儿,然后就被带到山下的一处小院。
    院落景色优美,有池塘,梨花,地面草坪铺着,柔软舒服。
    这是要做什么?沉亦南想不清楚,带她来这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药效猛烈而持久,直到现在沉亦南还经历着欲望的折磨,私处瘙痒难耐,好想让人抚摸。
    她的手在裤腰带上徘徊,羞耻心止住了伸进去的动作。
    不能伸进去,至少没有人看着。
    “告诉我,你多久自慰一次,还是说……从来没有过?”秦何玉邪恶的想,她一定要让沉亦南成为青楼里的名妓。
    她为沉亦南解下腰带,剥掉薄薄的内衫,里面的肚兜绳结轻扯,从沉亦南身上滑落,为发育成熟的果实,暴露在空气中,小巧可爱,上面的尖头遇冷风挺立起来,引得秦何玉内心跳动。
    拇指一边搓揉沉亦南的乳头,一边辱骂,“瞧,你可真骚啊!乳头原来这么硬了,跟石子儿似的,下面的水还在吐吗?”
    手顺着小腹摸向两腿之间,拉出来一条银丝,“看来身体很实诚嘛!”
    “你……别……”,沉亦南用手臂挡住双眼,那一下真要她命了,前所未有得触感……差点就要再来一波小高潮。
    “求求你,放了我”,她潸然泪下,泪如连珠,突然,她挺起了腰肢,上下小幅度的摆动,“嗯……嗯……嗯……”不间断的喘息,一下子停在最高处,然后摔落在地。
    “呼呼呼”,胸腔汲取着大量氧气,发丝凌乱,汗水从额头不停地往外冒,疲倦涌上心头。
    好累,好想昏睡过去,可是……
    “啊……嗯……”又想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