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大肉特肉) sещещù.cōм

    炽热的一团火像在下腹部燃烧,沉亦南忍不住把衣服解开,半敞开的胸脯吸收周围的冷空气,带着秦何玉手来到她乳房位置。
    “摸摸我”,已经开始向秦何玉索取,私密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生长,又胀又痛。
    秦何玉的手一路向下,哪儿才能解沉亦南身上的欲火,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发烫发硬的柱身,只微微触碰一下沉亦南就射了出来。
    “不行啊!沉亦南,这么快就泄身是没有坤泽喜欢你的”。
    听这话沉亦南还有些委屈,又想着退缩不干了,无奈,一只手摸向沉亦南头,说:“乖”,另一只手为沉亦南套弄。
    还不能使太大劲儿,一用力沉亦南就喊疼,这家伙比祖宗还难伺候。
    由于脖颈处的腺体受损,下体发育出来的腺体就长的很小,也就成年人食指那般长。
    粗也不算粗,和中号毛笔差不多,拇指堵住马眼,狡黠一笑,“别再流了,憋着”。
    这一出把沉亦南整不高兴了,她拔腿就想跑,可惜把柄还在别人手上,只能老老实实任人宰割。
    想射出一大股精液,哭唧唧流泪求秦何玉,“我憋不住了,让我射出来”。⒮éγūщéй.⒞óm(seyuwen.com)
    她好像发现秦何玉见不得她流泪,只要一流泪秦何玉总会答应她任何事。
    以为掌握了秦何玉软肋,磨刀霍霍就想拿来开刀,万万没想到秦何玉不吃这套。
    “等着,还不是时候”,小样儿,真以为装哭她就看不出来了?沉亦南终究还是太嫩了。
    计划失败,又想着用信息素压制秦何玉,还不会调动信息素控制人,初次尝试就把隔壁牢房的人给弄高潮了。
    秦何玉露出危险的笑容,她的手握紧了腺体,阴恻恻地警告沉亦南,“别耍花样,老实点”。
    尝到苦头,沉亦南立马点头哈腰。
    “嗯……哈啊……别弄了……快放开……”憋了也就一两分钟,沉亦南就叫苦不迭,手去扯秦何玉握着的手,却被一掐果断放弃了。
    “嘶……好疼……呜呜呜……别弄了……”嘴咬破了皮,头靠在栏杆上喘息,宽松肥大的囚裤染上了淫靡气息和浑白浊液。
    好难受,想射却射不出,好难受,打开精关的那一秒,沉亦南扭动腰身,配合着秦何玉手一抽一插,“噗叽噗叽”大量精液射的满地都是。
    射完之后,沉亦南躺地上休息,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关键的步骤是不是还没做,牙齿痒痒的,好想去释放。
    “啪嗒啪嗒”,一阵脚步声,看来是又有人探牢房了,沉亦南没力气多想是谁,她已经这样了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呈大字摊开,胯部那根铁棍还高高挺着,眼睛假寐,甩秦何玉在一旁干等着,就像提裤子不认人的渣男。
    “嘭”,一击撞墙声,沉亦南不作理睬,师姐宋雨双的声音出现,她立马起身。
    “秦何玉!!!怎么又是你?有完没完?”宋雨双拎着秦何玉衣领怒气冲冲的把秦何玉摔地上。
    秦何玉陪笑道:“干嘛动这么大肝火,是你师妹哭着求着让我干她的”,扭过头看向沉亦南,“是吧!小亦南”。
    她就是故意恶心宋雨双,宋雨双不爽她就觉得是值得的,挨得打根本不痛不痒。
    “信不信我杀了你”,宋雨双抽出腰间佩剑,剑尖指向秦何玉咽喉。
    开玩笑!秦何玉就没怕过威胁,杀了她那就等着秦家人追杀,况且青崖峰也背负不起杀人的名声。
    “呵,来啊!”敢于挑衅宋雨双怒火的也只有秦何玉了。
    徘徊杀与不杀之间,宋雨双突然就被反击,都怪那薄荷味的信息素,身为坤泽难以遏制住自己不去发情。
    “宋大师姐,整个云霜派最淫荡的人非你莫属,怎么?你师妹的信息素不好闻吗?”手伸向宋雨双衣襟,拇指搓揉上面的红豆。
    “沉亦南!”秦何玉震声喊到,“看着!你师姐是怎么在你信息素下发情的”。
    大力撕扯掉宋雨双衣服,双峰从肚兜里蹦跳出,浑圆的大白馒头上两颗鲜红欲滴的圆珠,秦何玉随意挤压搓圆都会变个形状。
    “师姐……”沉亦南不忍直视,偏偏在这时惹怒了秦何玉。
    乾元是有信息素压制的,秦何玉属于最顶层那种,而沉亦南属于底层末尾。
    强烈的雪松气息扑面而来,控制住沉亦南本人,她以臣服的姿态膜拜秦何玉,秦何玉说的任何命令都会去认真执行。
    “把头侧过来,好好给我看着”,脱掉宋雨双最后防线,一丝不挂的裸露在她师妹面前,她可耻的竟然有了感觉,下面的小洞扑扇着想让硬物填充。
    双腿打颤,被秦何玉以把尿姿势提起,腿贴上冰凉的铁柱,穴口对着沉亦南挺立的腺体。
    想干嘛,不言而喻了,秦何玉是想让她和师妹沉亦南交合,梦中的画面竟是在这一刻实现。
    肉棍对准阴道,需要秦何玉帮助才能顺利插入,因那上面的淫液滑溜,刺偏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用手摆正肉棍位置,轻轻松松就进入宋雨双洞穴,内壁的媚肉搅得沉亦南闷哼出声,想射的欲望被强压,她不能射,射了师姐会怀孕的。
    “别动”,沉亦南摇头哭求秦何玉手下留情,大滴大滴的眼泪“哗哗”流下。
    有一刻秦何玉真的动了心,有打算放过沉亦南的念头,可手上的这个女人让她想起了一月前之辱,她没法放过宋雨双。
    温柔的掐灭沉亦南要求,和蔼的语气告诉沉亦南,“你要怪就怪你师姐,射出来也没关系”。
    知道沉亦南的顾虑,当着宋雨双面说:“你师姐巴不得怀上你的孩子,她也只有这种方式占有你”,还反问一句,“是不是呀?宋雨双”。
    不想让师妹沉亦南难受,宋雨双配合秦何玉点头称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