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0

    总裁,算命吗? 作者:筱玄

    分卷阅读20

    了,压根没去看他的微博下面是怎样一番热闹情景。

    买来的莲藕切片,再从中间划刀,夹上调好的猪肉馅,裹上蛋液和面粉下去炸。藕夹的制作算不上困难,原川白下几手就抬头看看窝在抱枕上的小猫,然后就一脸笑容。

    他觉得他到这个世界之后最开心的一天就是今天了,家里迎来一个小生命什么的,必须好好庆祝。

    炖了排骨玉米汤,炸了藕夹,又烧了一盘啤酒鸡翅,原川白十分满意自己今天上超市这件事情。

    原价送食材的人大概是想他从国外回来,一般都给他送牛羊肉这一些可以做肉扒的东西,海鲜也每天会有,但是像这种比较家常菜的材料反倒是的少的,他最喜欢做的,却多是家常菜。

    只有一个人的家虽然看起来有些寂寞,但是现在有了一只小公主,看起来还意外的乖,原川白觉得一切都在放光。

    他今天放假果然是对的!

    另一边,说好刷完微博就干活制作铭牌的小护士可怜兮兮的看她伟大的上司。“真的,真的,不能泄露住户的任何资料吗?哪怕他养的宠物?”

    “如果你不想干了的话。”小护士的上司就是白衣的淡定兽医啦,实际上他也住在这小区里面。他推了推眼镜这般说道。

    小护士捂着胸口表示一枪正中胸口,泪流满面!

    她刚刚……还笑话了她的男神(〒_〒)

    男神是变声系的最大坏处就是,你根本没办法根据他的声音分辨清楚他是谁(〒_〒)

    小护士表示心很累,她要涨工资!

    第11章 第十一战

    晚饭之后原川白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本来今天一天他是要休息的,但是因为上午的那场暴雨,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他几乎忙了一天,洗完澡后躺下有种一天居然就这么过了的荒谬感。

    奥利奥的小屋就放在他的房间里,非常靠近卫生间,原川白花了点时间交奥利奥如何上厕所,但是对它能爬上马桶这件事情并不抱多大信心。

    所幸猫砂他也买了,若是学不会上厕所那在猫砂里解决也是可以的,而猫砂也一样被他放到了卫生间内。

    奥利奥吃过猫粮喝完牛奶之后就回自己的小窝睡觉去了。住在主人的房间里面似乎给了它奇怪的安全感,也没有黏着原川白了。

    雨后的空气都特别的清新,四周一片寂静,原川白没有摘下眼镜看系统有没有刷屏,反正大概又是男神舔舔舔之类的东西。

    他打开了昨天晚上看完属性就累不爱没有继续看的剧本,瞧了两眼之后干脆还是打开了世界文学网的网页看原文。

    世界文学网在这个世界是文学网站的权威,大神小神无数,原川白现在没什么空看小说,所以还没有很系统的逛一圈。

    笑忘书是世界文学网的小神,但是在耽美频道说到她,却绝对是大神级别的人物。在这个世界,因为男男可以结婚从古时就有的关系,民众对于同性恋歧视虽然不是没有,但是却很少。耽美小说的频道热闹程度不输给其他的频道。笑忘书的书算不上大气,但是讲起故事来却十分的打动人。

    她写了二十多年的书,从没有出席过世界文学网的年度庆典,算得上是颇为神秘的作家。

    《自君离去》是在她三年前开篇书写的修仙文。以单玉这个穿越到受虐待小孩童身上的主角的视角,铺设了一卷漂亮的山水画卷。

    小说之中所谓的修仙其实是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体系,最开始走这一条路的只有单简,他在外流浪扮作乞丐被小小年纪的单玉照顾了一个月,而后收单玉为徒,传授他十年修仙之法之后消失,所谓的自君离去,指的其实是就是单简的离开。

    也正是因为他的离开,才让两位主人公真正的相遇,故事这时才开启了首章。

    单简给单玉留下了任务,让他带着三个锦囊去寻找在迷雾幻境之中修炼了数十年的他的师兄,既是这篇文的小攻,封律言。两人要携手将封律言的血海深仇调查清楚而后复仇,在那之后他们的任务就是寻找他们的师傅,只有找到了师傅,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出师。

    按照笑忘书自己的话,其实她最开始想要起的名字并不是自君离去,而是类似于“找呀找呀找师傅”这样的逗比名字,但是被她的编辑无情地给否决了,然后就泄愤一般地起了这个文艺到酸掉牙的名字。

    剧组在自君离去后加的相思难解,其实也只是顺着意思加着玩,看完文章的都会清楚这是一篇满满都是作者善意的文章,在成长道路之上只有彼此的两位主角,其实一直被其他事情绊住了手脚满世界逃窜的师傅,明明是血海深仇却因为两位主角的性格而显得有些奇怪的复仇,这本书带给读者的其实是笑而不是哭。

    原川白看书的速度很快,但是这么一篇长篇修真文还是消耗了他一定的时间,看完了半本他就已经停下来开始思索了。

    虽然单玉标注的属性是妖孽,但其实更明显的是毒舌还有女王属性,那才是他的真·属性,妖孽还有诱受之类的完全是在他摘下面具之后才会体现出来。

    他因为穿越而来时被人在脸上残忍的划了一道长疤而毁容,而后自己巧手制作了一张能盖住疤痕的银色面具。虽然后来因为修真那道疤痕自动消失了,但是他还是习惯性地带着面具。

    甚至因为这块面具,他与封律言初次见面时就被误会两人打了一架。两人互生感情之后他也解释了面具的来历,得到了傻师兄真·忠犬的封律言的傻傻的安慰,感动之余摘下了面具,那是他第一次在其他人的面前摘下了面具,也是第一次露出那张妖孽一般的脸。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原川白脑补了一下他自愿为哪个一个人拿下眼镜的模样,嗯,这里的情感他把握起来绝对没有问题。

    莫名有了戏感的原川白又打开了剧本。一壶酒走天涯给他的剧本一共有三份,第一是预告也就是楔子的模样的剧本,大概的剧情就是单玉与单简的初遇,到单玉将要成年单简的离开。

    然后就是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剧本,一直到单玉摘下面具那里结束,简直就是在吊观众胃口。

    原川白觉得需要给编剧笑忘书点赞,本来身为原作作者她对于剧中人物感情的处理就很饱满,整个剧本看下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好的感觉。二来是身在这种策划导演统统不靠谱的剧组,这么快就把剧本写到了这里证明她对这篇文果然是满满的爱。

    明明一个作者在历时两年将这篇文写完之后应该思考新文或者休息一下的

    分卷阅读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