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0

    甚至连蓝z递到他面前的剧本都顺手接了过去,完全是一副其实我很好说话的样子。也不知道几分钟前在角落放寒气的人是谁……
    知道自家媳妇现在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待会理顺了回过神来就会弄死他的百里少嗤原川白手中塞了一份剧本,道:“我们来对戏,快点,他们的表演应该差不多要上了。”
    他的话音落下,休息室的门就被敲响了,蓝z开的门,然后整个人就僵立在了门口,慢慢扯出一张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他道:“社长好……”
    站在门口抱着胸看他的人是他们已经化妆换好了衣服的社长,归期不定跟在蓝z身后,见到他挑了挑眉,抬手致意道:“哟,安学弟也是许久不见啊。唔,这身装扮,你要出封律言?”
    似乎有些诧异她会出现在这里,社长眸光微动。“游学姐……真是意外,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这样的大忙人。”
    “客气客气。”归期未定抱了抱拳,意味深长道:“作为一个将要毕业事务繁忙的人你都有时间在这里欺压小学弟,我逛个漫展的时间还是有的。”
    夹在两人中间的蓝z瑟瑟发抖,不知为何觉得这两人在厮杀啊……杀气全部都往他身上戳啊qaq
    “小z,音频呢?后台在等你。”
    蓝z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无辜,天真无邪:“不知道被谁格式化了。”他是真的和无辜……
    然后他就见到他们不苟言笑的社长大人嘴角微翘,对他笑了……
    蓝z一步做三步走直接冲到了原川白的身后,试图把原川白给推出去,但是力气显然不够……原川白叹了口气,配合着上前走了两步。蓝z眼睛闪亮亮道:“但是我把两位原本的声优都找到了!有两位现场配音的话,比起播放音频效果绝对会好上很多的!”
    社长大人嘴角抽动:“你怎么不说让他们两个上场,直接配合着场景开口说话不用配音不是更好。”
    蓝z瞄了原川白和百里少嘁谎郏暗戳戳道:“也不是不行……我觉得他们比你们像多了……”
    社长大人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看到了归期未定似笑非笑的戏谑模样,就像在问他:看,亲爱的学弟,计划进行到一般被人突然破坏感觉如何?憋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是不是很不舒服呀?
    原川白淡定道:“可以的话让我们试试吧。”
    社长大人终于忍不住了,怒道:“这个东西有试的机会吗!?”
    归期未定在旁边补刀:“不试就没有机会了。你们不是只有这么一个音频吗?”她似笑非笑,看着社长的模样像是一只狐狸。
    社长深呼吸一口气,道:“现在重新弄音频也来不及了……”扫了一眼休息室内一脸好奇盯着他看的那群人,他嘴角忍不住地抽动。“你们和我来吧。”
    原川白翻开了剧本,发现他们要表演的那一幕意外的熟悉……
    正是单玉和封律言初次见面两人干了一架那里……要用到……本音么……
    后台所有的人都一副我们要上战场了的模样,原川白一行人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分多少神,社长大人带着他们上了二楼的灯光室,这里的位置可以最清晰看到舞台之上所有人的动作和神情,也是最好把握演员动作并且进行配音的地方。
    和里面的工作人员协商之后原川白和百里少嗾镜搅肆礁龈呒侗鸬淖ㄒ祷巴仓前,加上为他们放音效蓝z还有工作人员,这个不大的小屋子还略显宽敞,然后社长就把尾随而来的剧组的其他成员给赶了出去。
    “就麻烦两位了,这次的演出对我们很重要……我希望……”他的目光落在背对他坐着的蓝z身上,满是无奈,还夹杂着一丝的懊恼。“别太丢人。”
    百里少嘧14獾搅怂的目光,不过他的话在外面一直都是很少的类型,听到这样明显不信任他们两人的话,他只是挑了挑眉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我们不会搞砸你们的演出的。”
    原川白为自己带上耳机。
    这对于舞台之上的所有人来说是一场战斗,对于舞台之下的观众而言是期待,那么肩负着双方期待的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要做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七十六战
    幕布拉开,呈现在现场观众眼前的是似乎触手可及的茂密森林,渐渐的喧闹的现场安静了下来,人们已经调整了状态,从上一场表演之中出来,准备好欣赏表演了。
    音效从四面八方传出,鸟的鸣叫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有人拨开垂下的树枝的声音……
    在舞台的一侧,有人拨开重重树影漫步而来。
    那是一个带着银质面具的男子,一身玄色的简洁衣装,白色的缎带勾勒出他略显纤细的腰肢,大半张脸被面具遮住,只露出了一只眼睛。黑色的长发用发带束在身后,没有g起。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在这深林之中行走却不被各种枝桠勾到发丝的。
    他的脚步声很轻,就算现场已经足够寂静,也难以听闻。
    “怎么回事……到现在都见不到有人生活的痕迹……”见不到面具移动,但是他的声音却所有的人浑身一僵。
    即使在这样网络无处不在的世界,网配圈也不是一个多大的圈子,加上圈子里的大伙有共识,即使圈子里多乱也不要带上其他圈子,所以彼岸忘川这个名字要为大家所熟知是很难的。
    可是今天过后,他必然会在圈子里掀起一层风浪!
    观众的素质足够高,即使现在忍不住想要尖叫捂脸,也都捂着胸口强迫自己把这口气咽下去!表演需要安静!他们不断这样告诉自己。
    当然抱着绝对要打听到cv是谁的念头的人绝对不少。
    很多人直接就打开了上手的节目单开始查这部舞台剧的名字然后联网搜索有关这部小说的所有信息。
    舞台之上却丝毫不受下面骚动的影响,在男人声音落下的下一秒,一道黑光就从舞台的另一侧飞射而来!台上的特效在这一瞬间全开!男人直接从一棵树之上冲了出来,手中长剑剑光冷冽!
    战斗以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方式展开了!
    这是一个只有半个小时长的舞台剧,但是他们整整花费了十五分钟在打斗之上!随着两人的打斗场景不停地变换,打斗的中途带着银质面具的男子一直试图说话,但是被另一个男子招招绝杀不停封锁,慢慢地就只能喘起气来了……
    现场的观众们:卧槽现场音效要不要这么吊炸天!这喘息简直就像是耳边啊!叫人如何把持得住!!!
    终于,戴着银质面具的男子被削断了一缕发丝之后两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众人已经做好了面对接下来十五分钟耳朵备受摧残的考研了,然后就听到那个一上来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开打的男子道:“你身上有师傅设下的结界。”
    现场观众:卧槽还以为一个人的声音就是折磨了,没想到对戏的攻音也这么叼……还让不让声控们活了……
    在场的攻音控们觉得体内的热血要沸腾起来了……虽然方才就已经被那受音迷得七荤八素差点缴械投降了。
    “……呵……师兄……师傅没有教过你,动手前要先问清楚对方的身份吗?”带着面具的男子肩膀抖动着,喘息根本停不下来,人们的视线都跟着他的面具走,耳朵竖起来好听清楚他的每一句话。
    “师傅说,对于将死之人,不需要知道太多。”那样霸气的攻音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让整个场子的人都沸腾了。然后他的语气就软了下来。“你就是师傅说会来找我的小师弟。”
    面具男子干脆丢掉了手中的武器,直接坐在了草地之上。“是我,一见面就差点被你干掉的小师弟。”
    他说话的时候喘息渐渐停了下来,音色也开始有了一点改变,至少没有最初那般蛊惑人心了。“初次见面师兄,以后请多多指教。”
    男子抓了抓头,这显得他有些傻,他道歉道:“抱歉,我看到你带着面具,觉得应该是闯入者,所以下手没有留情。”
    面具男子瞥了他一眼,勾画着眼线的眼睛眼角上挑着,那样一瞥被特写放大在主屏幕之上可谓风华万千,多少展现出了单玉的绝色。“是啊,若是我学艺不精,那刚才就成了你剑下亡魂了。还好跟着师傅学东西我从不偷懒。”
    “那师弟可比我厉害多了……明明我跟着师傅比较久。”封律言作为一个各种意义上的死宅,不打架的时候就是个傻大个,当然,真傻假傻可以议论,毕竟他在某些时刻比单玉还要精明上许多。
    接下来的一切非常顺利,两人一路走一路聊真的就耗费了十几分钟,只是编剧的编排本身就精密,没有让人觉得奇怪的突兀,所有的人也都被带到画面之中去,耳边是几乎与舞台之上同步调的配音,如非专业人员,其实很难辨认声音究竟是否是舞台之上的两位s发出的。
    这场舞台剧的最后一幕也很简单,单玉单手取下了附在脸上的银质面具,随着幕布的渐渐拉合,那半张脸慢慢出现在人们的眼中,观众还没能多看几眼,幕布已经全部合上了。所有的音效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不管是背景音还是任何,观众们甚至还停留在那一幕不能自拔。
    幕布再次拉开,s已经重新戴上了面具,所有的人都站在台前躬身谢幕,台下掌声就像是要沸腾一般,主持人盯着如雷霆的掌声上台,抬手压了好几遍才把掌声压住。
    “感谢太极学院千鸟社团的完美的表演,相信大家都和我一样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忍不住想要向社长大人提问了呢!刚才也取得了同意,我们争取到了时间可以做个小采访哦。”
    带下欢呼声阵阵,夹杂着类似“摘面具摘面具!”“喘两声喘两声”的高呼!
    社长也就是扮演封律言的男人结果了话筒,开口道:“谢谢大家的掌声。”
    他的话音落下,现场又重归寂静,然后骚乱起来。嘴角带着笑容,社长淡定解释道:“大家很奇怪我的声音?实际上在我们方才的表演中,全程我们都没有携带扩音设备,你们所听到的所有声音,都是从上方的音效室传出来的,所以我们要感谢一下两位cv。”
    现场有妹子反应过来了,尖叫声迭起。
    “我想应该有人知道了,两位还在里面吗?不和大家说两句?”
    一整话筒的沙沙声之后,一群人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有些温和。“你们好,我是为单玉配音的彼岸忘川。”另一个声音在他后面响起:“封律言,以杀止杀。”
    现场的欢呼似乎要掀爆场馆。
    “我们就不多说了,今晚就有自君离去剧组的直播ft,欢迎大家准时收听。”
    在按照归期未定塞过来的小纸条把话说完之后,原川白直接关闭了麦,和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百里少嘀苯永肟了后台。
    剧组的人已经先他们一步离开了,按照归期未定的话是演出结束之后绝对会有人堵后台,所以最好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离开。
    两个中了大奖的妹子已经在肖初晴那里登记了名字和联系方式,就等要参加原川白和百里少嗟幕槔窳耍剧组的所有人再一次分散开来,约定好在出口处等着,然后去吃晚餐。
    原川白和百里少嗪屠董z是最后走的,三人到出口的时候那群人已经干掉了不少的零食了,一个两个笑容满面的,生怕不引人瞩目。
    剧组的行程其实一早就订好了,除了小意外之后虽然有些耽搁了但是还是可以进行下去的。一行人走回了酒店,晚餐是酒店提供的自主烧烤,这群人一个个兴致勃勃的,准备要去大干一场!
    原川白和百里少嗝慌闼们继续去疯,又不是没有工作,两人勤奋到回到酒店就开始工作,这两人看文件,那边一群人就准备食材然后烧烤,这风景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如果没有人时不时被弄得一脸黑然后狼狈地跑去洗脸的话……的确是不错的。
    最后烧烤什么的还是工作人员出手才弄好,折腾了一天的一群人一个两个都躺倒在椅子上,慢悠悠啃着肉,看着天空慢慢暗下来,繁星开始闪烁,酒店前方亮起了一篇耀人的的光亮。
    “好了,大家回房间休整吧,八点ft就开始了,记得全部都要连光网。”就算是归期未定,这样跑了一天之后此刻也有些累,她早就脱下了高跟鞋,光着脚在露台上跑,要多汉子有多汉子。
    原川白按了按眉心,道:“我和以杀先回去了,待会网上见吧。”
    归期未定看了两人一眼,淡定道:“也好,没人在这里秀恩爱我就不会时不时想举起火把了。”
    两人回到小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不过由于已经接近春末,天还不是很黑,原川白洗完澡躺在了床上,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说实话他现在对出门都有些莫名的不安了……今天能够顺利的过完,他觉得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百里少啻蚩门的时候就见到自家媳妇躺在床上一脸的慵懒,手有一下没一下地给猫顺着毛,奥利奥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看样子很是享受。
    “累了?”百里少嗳嵘问。
    原川白抬眸扫了他一眼。“没有。”他要是这样折腾一天就累了,那当初早就死在山上了,只是心累,所以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百里少嘧吖来把人搂在怀中。“那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说……”
    “待会的ft……”百里少喑聊了一会,低头吻了吻原川白的额头。“让我说,可以吗?”
    原川白坐了起来,离开了百里少嗷潮В两人对视。
    “为什么这么坚持呢?”原川白不解。
    “因为是我的,我就想告诉所有人……”百里少嘧翱闪。“这样的场合很适合啊,不是吗?”
    原川白叹气道:“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吧,现在再来问我意见不会太晚吗?”
    百里少嗑偈址6模骸叭绻你不愿意,我可以马上取消所有的准备。”
    拉着百里少嗟氖郑原川白主动上前,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这种时候他总是非常像是一个攻!“不用……你想说的话,就让他们都知道好了……”
    他们两人的相处之间,从来都不是单纯的谁宠谁,能走到现在,这种相处方式也是很大的助力。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七十七战
    “犹记得那个晚上,匆忙回家的我打开浅浅,刷出了一个期待了许久的广播剧预告,抱着对各位剧组人员的敬意戳了进去……从此我就死在深坑没有出来。”女主持人的开场特别的抒情,嗯,只是前半部分。“那种可以让耳朵深度中毒的声线,那种能让你整个人都软成一团的声线,光听着就可以高潮个几次的声线……啊……”
    “喂喂,你不觉得后半部分略黄爆了吗?”男主持默默打断她,觉得让她继续下去这场ft会非常不妙的感觉。
    女主持赶紧刹车:“啊……难得接到这个剧组的ft,让我有点小小的激动!”
    屏幕上不断刷着观众们的留言,仔细看就会发现都是类似于【继续继续呀没错这就是我们当初听剧时候的感觉呀233333】【二姐好样的!这种话说出来都脸不红心不跳的!】【忘川傻妈真是不下海则以,一下海淹死一群人啊233333】这样的论调。
    背景音乐转向轻松,女主持人声调也跟着欢快起来:“晚上好亲爱的观众老爷们~这里是面对大众有节操有论调高大上的访谈节目:不贰不贰!我是你们的贰姐~”
    “我是阿不。”男主持人相对沉稳一点,他的声音也偏向阳光型,要说稳重也达不到。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笑忘书大大《自君离去》广播剧剧组来参加访谈!我保证今晚绝对有大爆点!”女主持人嘿嘿笑了两声,背景音乐是观众们点击送上的掌声与欢呼。
    “本节目由十年剧团独家冠名,我们只做最好的节目,十年剧团,你值得收藏!”念完这段词之后男主持颇为无奈:“每次读这段台词都觉得是羞耻py……”
    【_(:3」∠)_快点快点!!!我们要忘川傻妈!】
    【说起来今晚来的人好多_(:3」∠)_】
    【今天两位傻妈在apwe漫展上出大风头了,有不少跟风过来的貌似】
    【~\(rq)/~楼上说的是我咩?中午看完舞台剧之后完全无心逛漫展找了两位大神的所有作品还没恶补完就滚来听ft的不是我一个吧?!】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加一!】
    主屏幕上不停地刷过观众的留言,就算被管理员限制了一定的速度要看清楚所有人的留言也很难,节目刚开始,直播室就在不停涌进观众,若不是光脑强大,现在大概早就卡爆了。
    “好啦,我相信你们也不是来听我们两个废话的,剧组的众位大大也都已经被抱上来了。”贰姐嘲笑了阿不两句,进入正题。“今天来了许多人,应该大部分都不了解这几位大大,我们要好好来介绍一下!”
    “首先就是这部广播剧的原著小说作者兼编剧,笑忘书大大。”阿不在主屏幕上贴出了笑忘书世界文学网的专栏图片。“从二十四年前就开始在世界文学网上创作的大神级人物,我想耽美区的妹子们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我们先让作者大大出个声,说起来这似乎是大大第一次出面吧?”
    “算是吧。”很是温柔的女子的声音,只要愿意,肖初晴完全可以把那种“乱世巾帼”的声线变成“红颜祸水”,她也是传说中的变音系。“写了这么多年书还让读者们猜我到底是男是女,还分成两派对掐,我想我是第一个吧。很感谢你们这么多年的喜爱,我是笑忘书。”
    “哇……”贰姐出了声“你们猜到了吗?大大是绝对的女神哦~还不跪下跪舔!”
    【qaq这么多年了终于出来承认了吗?我能熬到笑忘书大大出声这辈子也算值了!】
    【(ㄒoㄒ)//当年就是因为大大的书才入门的!没想到声音温柔成这个样子,当年的女神嘤嘤嘤!女神现在还缺人跪舔吗!?】
    “下一位,说起这位圈内的大家应该都是熟悉的吧?圈内数一数二的自由人,不管我们十年怎么勾搭都不愿意进来的导演大人,归期不定!”阿不满是遗憾:“女王大人你的真的不考虑一下我们剧团么?我们都是你的脑残粉呀!”
    “不了。”归期不定声音一出来下面就一大堆刷【女王大人!】的人。她也是绝对的高贵冷艳。“看我的名字就应该知道我神出鬼没。”
    “所以每次念道女王大人的名字都觉得自己是在被发好人卡呢。”贰姐接着道:“然后是两位可爱的策划,两位也是我们十年的网罗对象呀。圈内人人都知道的策划小快手。一壶酒走天涯和牛奶加咖啡。”
    “我是一壶酒走天涯。”天涯话音落下牛奶的声音就插了进来。“我是牛奶!我们两个共用一个麦,所以一起和大家打招呼。”
    “这个剧组怎么一大堆萌妹子呢……”阿不这样嘀咕:“接下来是据说要用同一个麦出境的美工,宣传还有杂工……为什么还有杂工……”
    “我就是在剧组里做杂工的打杂小妹口胡酱,不要问我的工作是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就是蹭福利的!”
    “我是美工绿葡萄,最爱各种娇羞小剧场嘿嘿嘿。”
    “这里是脑洞奇大的宣传酸黄瓜。”
    “我就说都是妹子……”阿不瘪了瘪嘴。
    “不是呀,我们剧组还是有汉子的。”绿葡萄笑了笑:“不过全是基就是了,对吧曲小受。”
    “我觉得我要声明一点,我还是能攻起来的。”曲终开口说话,声音故意压低了许多。“那些说我万年总受的,见过这么攻的受吗!”
    曲终一出来主屏幕又是一轮新调戏。【曲终傻妈别欺骗自己了你个底层受】类似于这种话非常统一地就被刷出来了。
    “好了,各位安静!”贰姐出来压场。“肃静肃静!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你们瞎激动什么~我们的两位主角留到现在现在登场,就是为了镇场子!来,用你们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忘川傻妈和以杀大神!”
    “额……”听那不停响起的背景的掌声,原川白开口然后又停顿。“谢谢大家的掌声,我是单玉的cv彼岸忘川。”
    “我是封律言的cv,以杀止杀。”
    【233333333333两位傻妈的出场顺序好逗,以杀大神是专门等到忘川傻妈开口后才说话的吗?】
    【听说两位傻妈今天是一起的~\(rq)/~以杀大神快点交代事实!】
    【有种预感今晚有大事情要发生!已经准备好录音了!】
    “好啦,今天的ft正式开始,所有人员都肃静!”阿不关闭了鼓掌的功能,开始播放背景音乐。“按照正常的环节,我们都是要请各位谈谈合作期间的感想的,但是听说剧组的各位今天进行了聚会,而且现在就住在一起?别解释!曲终傻妈你已经暴露了地址了!”
    “住在一起倒没有。”曲终被点到名于是只能站出来。“我们是来玩的所以统一住酒店,你们两位大神已经回家啦。”
    “据可靠消息,酒店是忘川傻妈提供的?”
    “这点我要说明一下。”归期未定道:“本来说好我包吃住的,结果只是拜托忘川傻妈接个人,活就被土豪抢了。”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贰姐道:“我已经对着你的车流了好久的口水了!”
    “那不是我的车。”原川白淡定回道:“那天出门开错了。”
    “诶?!”麦上的众人都发出了同一个音节!接着就是贰姐代表观众心声的催促:“傻妈求深八!!!这句话信息量太大!!!”
    “该不会是……”曲终默默出了声。
    百里少喾浅w匀坏亟庸了他的话:“是我的车。”
    全场陷入了一秒非常漫长的寂静……嗯,很长的一秒钟!主屏幕的刷新速度降到了新低,然后猛地爆发!!!
    【∑(っ°Д°;)っ卧槽!!!】【∑(っ°Д°;)っ居然承认了!!!】【光明正大地承认了!!】【大神不要脸地承认了!!】这样的话在同一个瞬间刷了出来,更多的却是一整排的感叹号!
    【夭寿啦两位大大要公开秀恩爱了!!!】【救命我只是准备好接收点八卦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大的礼包!!!】【我要淡定!说不定他们只是好朋友出门开错对方的车其实没什么对吧!!!说了我自己都不信啊赤果果的奸情啊!】【两位大大这是打算招了的节奏啊!】
    贰姐那边似乎出了点事故,她直接摔了一跤,爬起来对着话筒泪流满面:“以杀大神!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阿不也不淡定:“卧槽这一抖接下来怎么办!”
    归期未定淡定道:“从今天见到他们两个开始我就知道这个ft别想照常进行了。”
    笑忘书声音中带着笑意:“挺好的不是吗?我倒是很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咳咳。”贰姐所幸丢了稿子了。“现在临时变更采访内容,我相信你们没有意见的!”主屏幕上是一排排整齐的【绝对没有!】“现在临时变更为对两位傻妈的专访!以杀大神!按照原本的计划留给你的时间安排在了最后……”
    “现在我觉得提前一点也可以。”以杀止杀淡定道:“早晚你们都是要知道的。”
    【r(st)q中二病化身霸道总裁,我主真是霸气到无人可比!】
    【果然是我主没错,霸气测漏成这个样子,一身帝王之气qwq这是要定帝后了咩!】
    “我对这个剧组感谢的感情居多,我知道我家的孩子之前和忘川家的孩子掐得很厉害。”百里少喾呕毫擞锲,要讲故事总不能满是杀气。“但是我并没有与忘川接触过,是这部剧让我认识的他。”
    “然后就勾搭上了?”贰姐作为主持人,基本功还是很牢的,这个时候接话妥妥的。“啧,我可不觉得忘川傻妈容易勾搭。”
    “的确不好勾搭。”百里少嘁凰档皆川白,就变得温柔起来。“最初的时候都是我主动,他爱搭不理的。”
    “以杀大神没觉得被怠慢了?”
    “本来就是合作关系,我专门跑去勾搭他,他不搭理我也正常,要是他这么容易勾搭,那我就要操碎心了。”
    “哈哈。”阿不也加了访谈。“以杀大神的意思是情敌人数就会呈几何倍数增加吗?忘川傻妈不表态。”
    “我对陌生人都是一个态度。”原川白才是真淡定,早被百里少嗤ㄖ到了,他现在很平静。
    “才不会!”一壶酒走天涯冒出来反驳:“傻妈很温柔的!作为亲妈我有绝对的发言权好嘛!”
    “过程很艰难,我们的相识相恋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总是有一个个变数,让我发现他,爱上他,加入到他的生命中。”百里少嗝挥欣砘崴们,继续抒情。
    “等等!”贰姐打断!“大神你刚才说相恋qaq!原来都在一起了!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
    “嗯,我们在一起了。”百里少嘀苯泳统腥狭耍他为的就是告诉所有人,他们相恋了。“我希望带着大家的祝福进行婚礼。”
    “婚礼!!!”
    “喂……”原川白头疼,百里少嘁做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本来以为他只是说一下两人在一起了,现在这架势……
    【喀拉】房门被转开了,原川白猛地回头,入眼是一大束玫瑰,百里少嗟纳音温柔。“我记得你说过我的求婚不伦不类,所以我一直想要补偿你一个……”
    主屏幕的那头,千千万万的观众,从忘川傻妈的麦中,听到了以杀大神求婚的声音!!!
    【(Д≡д)!我没看错!声音是从忘川傻妈的麦里出来的!】【( _ _)ノ|我要给他们跪下了!!!卧槽什么鬼进展!!!】【qaq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嗷嗷嗷求婚现场直播!!!虽然不知道以杀大神说的补偿是什么意思!!!但是忘川傻妈!嫁给他!!】【求参加婚礼!!】【今晚赚到了】【qaq救命我两个男神双双脱团】【虽然想喊烧烧烧但是真爱什么的貌似不能烧呢(ㄒoㄒ)//】【求答应!要幸福!qaq!】
    作者有话要说:_(:3」∠)_拿花求婚未免太俗了,而且还是玫瑰,百里大大没有中二病发作干点奇怪的事情真是遗憾呢【喂】
    以及_(:3」∠)_墨鱼鱼要我写文案,我已经把第二个设定的文案写出来了,贴给你们看=w=后面还会再修改的,这篇会开成全文存稿=w=这样就可以在手机上收藏啦~(rq)/~
    【林大少爷和某妖孽对轰,一不小心两人双双自爆,来不及用神魂再战上三百个回合,魂魄就直接被被黑洞卷走!
    果然什么天命所归什么掐指一算命中有劫的鬼话有时候也是该听一听的c(`Д′)?
    然而等不到神魂飞散,却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只见眼前的男人深情款款:“小煊,抱歉,我要去参军了,你不用为我苦等,我们还是分手吧。”
    林大少:(sf□′)s喋擤ォ呋k呢!
    倒霉催的战斗,倒霉催的穿越,倒霉催的分手,倒霉催的世界,倒霉催的第一次见面就被发现了穿越者身份!!!
    林天煊发现自己的二十岁生日过得无比的坎坷曲折,足以写成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泪史!!!
    身为从小掐得一手好诀引得一手好雷十岁就能上天入地四处搜罗妖魔鬼怪扩充自己收藏的[删除线]收集癖【呸!】[删除线]绝世天师!
    林大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怎么垮也跨不过的坎!
    论如何让他那杀千刀的上司签下他的辞职信!
    林大少:所谓打是亲骂是爱实在不行动手招雷那叫我对你爱的深沉懂么!(sf□′)s喋擤ォ
    严上司:懂(__)
    作者君:(>n<)要吓死人的笑容
    【惯例扫雷:1看似温文尔雅叫人如沐春风下手却冲到可以弄死人的暴力天师受+不知道活了多久已经变异出了奇怪属性上古神兽攻
    2作者脑洞大乱七八糟写_(:3」∠)_灵异向+世界架空+欢脱没主线+所有一